墨脱

对于西藏墨脱的印象大概从九几年就有了,那时候西藏还不是什么普遍的旅游概念。记得是在大连市图书馆借到的一本书,作者应该是个军人,书名中就有墨脱,但是名字已经记不住了。

记得当时印象最深的是墨脱那里的人会给人下蛊,就作者知道的有个军队情报部门的军官,去墨脱出差只是喝了口水,回来就查出中毒了,现代医学对此毫无办法。

最近看到“渐行渐远渐无书”的“徒步墨脱”系列文章,感觉颇有些心惊肉跳。里面有篇文字如下:

这个善良美丽的女主人一个劲地给我们添酥油茶一个劲地说多喝点多喝点。但我始终觉得她美丽的脸上总有那么一股哀愁。要不然连微笑都是透着一种忧伤呢。
至今我想起她,就忍不住难过。两年前(2004年),她去墨脱县城,门巴人用一种以你无法拒绝的热情与好客请你吃饭喝酒。回来后,她开始感觉到身体不适。之后,她去拉萨去成都都看过身体。血液中中了医生无法解释亦无药可医的毒。
关于门巴人下毒的传说听了很多了。但我还是无法去相信,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年轻女子是被门巴人下的毒。现在的医疗这么发达,难道还敌不过生活在原始森林里的门巴人土制的毒吗?但,她被门巴人下毒的事从她的嘴中一字一顿地说出来,我又无法不相信。
传说,毒瘾发作从三个月到三年不等。也就是说,被下了毒,活不过三年。这位有两个孩子的年轻女子,她已经被病痛折磨了两年。那么等待她的岁月还有多少?(当我离开她的时候,我甚至有冲动,明年再到68K去看看,她是否还活着。)
看她的文字,一路上基本上没有喝过一口门巴族人递上来的水,不管是不是传说,都挺可怕的。
既然来到了毒村,就说说关于下毒的事吧。这一路来,我也听得够多了。下毒是为了夺福。

你在门巴人家做客,他们看 你长得很有福气或很有佛相,他们就会对你下毒。他们会认为你死后你的福份就会转到他们身上。下毒的都是女人,代代相传,男人无法知晓。她们把毒种在指甲缝 里,趁你不备,将毒品施到你的酒杯里或茶杯里。你必须得死。如果你不死,下毒的人就得毒死自己的儿子或丈夫,如果自己的亲人不被毒死,那么她就要把自己毒 死。毒药发作分快慢,快则三分钟之内当场毙命。慢则三个月,三年。总之过不了三年。我对毒药的成份比较好奇。据说是从复杂的植物中提炼出来的。你不觉得很 神奇么?这些原始的地方竟然可以通过毒药的剂量来控制毒药发作的日期。而且,被下毒者被下了毒后还毫无所知。当你发现自己身体莫名异样时,还无证可查。甚 至连这么发达的现代医疗都无法拯救那些中毒的人。下毒的人还不能被发现,如果被发现,她的下场是极其悲惨的,她的手指将被钉上竹签扔到河里去自生自灭。到 了施毒者知道被毒者要死的时候,他们还会举行盛大的仪式,披头散发,涂上植物汁液,围着火堆一边念经一边跳舞,感谢毒神赐予福祉。巫术一旦被宗教化,就变 成了恐怖的信仰。
我是不敢去的,不过不妨碍我跟随着作者的文字,去探寻那个神奇的土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