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八卦

整整昏睡一下午,勉强爬起已近五点,发现镜中的自己面色苍白惨不忍睹,都是做梦给累的!

妈看我懒懒的样子想独自下去买菜,我哪里忍心呢,换件衣服又磨蹭一小会儿,还是跟她结伴下楼了。外面空气相对屋子里好一些,没那么闷,太阳下山后居然还有丝丝沁凉,惬意得很,不再不后悔出门了,一高兴就大买特买一番,十足的主妇派头。

依照经验,摆地摊的果菜比固定摊位要便宜很多,因此我们出了门径直往右转——有一个陌生的老爷子卖小一点儿的土豆,居然只要四毛钱,不过打听价钱还真挺不容易的,因为他跟个穿的很姿势的大娘聊得实在火热,俺们顾客的声音根本没传进耳朵。还是边儿上摆摊的阿姨仗义,嗷的一声大喊:“小土豆!!!”他才恋恋不舍地把头转向我们,妈还价一块钱三斤他丝毫没计较,我们娘俩决定买两块钱的当口,那位漂亮的大娘笑呵呵地说这土豆不错那么便宜都买了也行啊,放牛奶箱子里能吃到冬天呢——我晕,咋看着像牵驴地呢?卖点儿破土豆,不至于吧!

等我们折腾一大圈,大包小卷上楼以后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在阳台乘凉时无意中发现脏兮兮卖土豆的老爷子身边穿着考究的大娘还在跟着忽悠,这家伙难道真是个托?妈说没准儿是那老爷子的老伴儿呢,我实在看不出像一家人儿。等洗了蚬子收拾完黄鱼,妈又跟我报告说那阿姨不见了,看来还真不是老两口啊,哈哈。

饱餐晚饭后我们就这件事儿简单分析了一下,妈认为那老太太可能是买菜的,为了贪小便宜跟老头套近乎,被我否了,因为那阿姨不至于那么不值钱;我说可能是老伴也被妈妈给否了,老伴不会忙活好几个小时末了不见影子;最终取得一致意见:老太太是农村老头的城里亲戚,没事儿帮忙,无可厚非。帅哥被我们八卦的样子弄得咧嘴直乐。

这会儿我还在想,明儿再看到那老爷子得找找身边有人儿不。你说我都闲成啥样了,本想下午去游泳结果做了一下午的梦,改当八小报记者写八卦新闻了,哎!

《绝对八卦》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