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我的数学老师

今天是元宵佳节,秀楠爷爷奶奶一起过来团圆,包饺子吃螃蟹,过得有滋有味、热热闹闹。我们秀楠也尝

到了鲜美的蟹腿肉。

不过我实在没有体力跟她折腾太久,一来今天活干得有点多,二来昨晚看电视熬夜很深,还有些感冒。晚

上七点多酒足饭饱以后就更觉得困倦,去卧室休息一会也不见好转。而且心跳有百十来下。

朦胧中忽然想到,这要是孩子大了,功课由谁来辅导呢,嘻嘻,想得有点远了,而且也杞人忧天了不是,

好歹她爹也是个硕士,我也算个本科。。。。。。

电光火石之间,我初三时数学老师的脸浮现在我眼前,他是鞍山市十大明星教师之一,教学水平可见一斑

了。他不带眼镜不儒雅,看起来还有点匪气,而且说话声音有点狠,印象中手指间永远夹着一根烟。这个

不像老师的老师身上却有那么一丝神秘色彩。有人说他当初原本是海城高中的高材生,却因为执着的不肯

戒烟而被开除了,也有人说是因为谈恋爱。总之算个悲情人物。还听说他虽然看上去是挺爷们的那种,却

也是侠骨柔肠的。

有一次他才几岁的儿子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这个堂堂七尺男儿一听到消息就瘫倒在地上,就是这样一个老

师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以至于十几年后依然记忆犹新。

中考前发生的一件事更是难忘。十六七岁的初三学生被没完没了的复习考试弄得没精打采,整天疲惫不堪

。尤其是那教数学的,爱给我们出些稀奇古怪的难题,弄得我这个当时学的还算可以得学生也有些招架不

住。后来连他混在里面那些简单无比的题目,都让我瞧半天,真是被他折磨死了。一见到他就有一种挫折

感。有天晚自习,他又在讲一些难度很大的几何题,间或有些提问。有个破题难住了一堆同学,其中也点

了我的名字,烦死了,我正没心思听课,漫无目的的翻着代数书。这个问题自然是回答不出来,刘老师心

平气和的问我在底下做什么,我很实诚说,翻代数书呢。他停顿了一两秒钟,就平淡的说了句请坐。从此

以后,在他的课上,我再也不抬头了,当然课还是竖着耳朵听的。他似乎也很有默契,再也没有提问过我

,就这样我们之间僵持了好久。

一次公开课打破了僵局。之前已经提过,他是十大明星教师之一,我们班也是数学实验班,经常会有来听

课的。有一次来了很多领导和权威教师,人数比班里学生还多。他讲的跟往常一样,没看出有什么特意准

备的迹象,而且真的没有事先打招呼。就快下课时,他突然提出个问题,我们都给问住了,没人举手,场

面有点尴尬。这时我却看出点门道,举手还是不举呢?举!在这前后,我们班长也举起了手,我这个后悔

呀,要是人家刘老师不喊我咋办?“wenyan”,最终还是让我回答了这问题。

几个月的僵持终于缓和了,从此我和刘老师都是比较小心的相处,直到毕业。这事我一直后悔了好多年,

小孩的那些小心思啊。

希望我家秀楠能好好学习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