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琴,说胡话

昨天的活动因故取消,原本是挺不爽,不过等到冷静下来就平和多了。玩嘛就是图开心,怕的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去都没去,起码不用担心败兴而归了,哈哈。

由此想到了一些可能不着边际的问题,比如今天,顶着大太阳去看书,死活愣是找不到座位,楼上楼下,东楼西楼一顿跑还是没有我放屁股的地方。大老远跑出去就是想好好学习的,不能就这样打道回府吧?一咬牙,心想豁出去了,去分馆!某次去新华书店特意找过那地方,结果一无所获,问了一大圈都没人知道。今儿总算问对了人,桐桐他娘真厉害,方向感极强,指挥得分毫不差,由衷地感谢和称赞她,下次再有机会早点去,有希望能跟美女共进午餐哦。心情好觉得外面的知了叫得也动听,仿佛在为这美丽的夏天歌唱;之前东跑西颠找不到座位,沮丧地走在下火一样的大太阳地里,那些知了呱噪得很,无不在埋怨,无不在吵嚷:“热啊,热啊……”!

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视角,什么样的心情。试想冰天雪地的季节哪怕只给一点温暖可能都会让人欣喜不已,酷暑难耐的日子就算送来两阵微风也不见得觉得凉爽啊,反之亦然,就看你怎么去想了。

估计呢是学习学傻了,说话自己看着都不明所以,帅哥的呼噜很有杀伤力,愣是让贪睡的我爬起来写东西,突然想起还有重要事情没记:学习回来的路上行动不受大脑指挥,踏着迷茫的脚步居然走到了世贸大厦,那附近有家童装外贸店看起来蛮有感觉的。一进门就被一条可爱的裙子吸引,心想我的小美女穿上肯定既舒服又漂亮,虽然最近自己几乎不买什么衣服了,但是给宝贝买还是没什么好算计的,哪怕店主一口价的作风还是要了它,据说那款式的是最后一件了,呵呵,花了钱还仿佛跟占了便宜似的。至于隔壁的成人女装也是那店主的,几乎没逛了,万一有看好的咋整,赶紧离开吧!

晚饭是我坐车拎了三站地拿回来的两份冷面,俩人吃得还算凑合,七点钟就没什么事儿了,因为那裙子,也为了健康,很想拉着帅哥出去散步,心里算计着他能同意逛到沟里才好呢,可惜是我一厢情愿,人家一点儿没有想动弹的意思。我也实在是累了,没有强求,跟朋友聊Q安慰她受伤的小心儿,唉,换作是谁摊上那浪荡的败家子儿也肯定不会好受。老杨的风凉话其实挺让人气愤的,他哪里知道我那朋友撒了多少伤心泪啊,简直成怨妇了都(倒装句,强化一下严重程度)。他不了解情况就瞎叨叨,居然说出落井下石的话,实在该扇两个耳光。唉,又是一声叹息!

睡了,我要把那打呼噜的家伙弄醒翻个身,还让不让人睡啊,大夏天的火气原本就盛,敢惹我,急眼了我打他屁股,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