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病休一天

理论考试迫在眉睫,再不磨枪恐怕来不及了,因此最近都是从早到晚地泡在图书馆里。

想努力学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八月初,全市的中学生相继放假,去自习的人一下子多得可怕,有一次,我死活找不到座位只得跑到分馆,周二早晨八点多自习票就卖完了,等我赶到鲁迅路,分馆也满员,晃荡着跑到妖妖那里借口送系统盘呆了一会儿,下午回家恶狠狠地做了两套模拟题,累得眼睛都直了,于是下狠心,决定以后八点刚开馆就到。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等我周三真的八点赶到时,排队的人能有百八十个个了,心想二三百座位应该没问题吧,结果买完票各个厅都走遍了,居然找不到座位,因为那帮小孩伢子有相当一部分没买票就去占了好几个座,让他们倒地方就跟我装可怜,说好话,你说拿他们有什么办法呢?最后只得气哼哼地跑到前台退票。要说怪只能怪图书馆管理太差,市内可以自习的地方太少,当然孩子们素质也有点儿低!话说回来,大清早的已经来了,总不能就回家吧,看架势去分馆也是类似情况,只得跑到楼上多媒体阅览室上网,做模拟题了,于是又足足在电脑前呆了一整天,晚上回家照样累得头昏眼花,跟帅哥诉苦,他说要怪只能怪我去得太晚。无奈,决定第二天八点之前死活赶到,而且跟他们学,先去占座,哼!

星期四,七点五十我就跑到图书馆了,一看还没开始买票,排队的人却比前一天多一倍,我赶紧一溜烟跑到西侧二楼的自习厅,居然没开门,而且门口有个老头把守,正跟两个中学生交涉,说是必须凭票进入,我心想,今天情况有变?改变路线!从转门刚探头进西大厅,“尹叔叔”就笑眯眯地说没到点呢。咦?奇怪了,什么状况呢,等我再去排队发现队伍居然从前台沿着一楼大厅顺时针绕了一整圈,是前两天的两三倍多,天啊,这要是能有座位不就怪了?来把死猪不怕开水烫得了,硬着头皮耐心跟着排队,果然主楼一楼二楼都没座位,到了西侧小楼发现先前的老爷爷还在门口,他严格按照凭票入场的做法,只开一扇门。等到我进去,惊喜地发现还有一些空位呢。就连排在我后边的那些人也基本都找到了位置,最后那老爷爷居然关了所有的们,领着几个持票者挨个排雷(打击占座的),这下子几乎就座无虚席了。自习厅静得让人欣喜,一早无话。

唉,早该加强管理了,那天我学得特别开心。眼见着身边那些小孩儿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进进出出,有些还真不是来学习的,聊天,睡觉,谈恋爱,还有些捞到座位,九点多钟就走了,半天不见回来,你说他们何苦呢,就算一块钱的费用太过低廉也不必穷折腾一气吧,又不学习,占地方干嘛,切。

因为连日来的湿热天气都没睡好,前天晚上突然特别凉爽,睡得舒服极了,可能也实在是累了,最近都睡得很早。早睡早起,空气凉爽,心情极佳,昨天七点四十就赶去排队了,人没有前两天多了似的,有几个小男生叨咕着说前一天前台如何过分,只按人头买票;门口的老爷爷如果过分,之能凭票入场,呵呵,打击的就是他们。因为人不多,居然一楼就有位置,坐下之后心里美得不行了,一上午愉快度过,可惜发现厅里冷气太足,吹得我胳膊腿冰凉,胃肠也有点儿不舒服,跑趟厕所才好一点儿,近中午,实在觉得难受就试着去小楼看有没有地方,那里虽然人多,但基本上是自然风的,没想到大片大片的空座任我去挑,最后找了个靠窗的坐下来。又美美地学了一下午,只是后来又跑了两次卫生间,胃肠实在不舒服,不知是头天晚上没关窗着凉了还是上午空调太猛。

三点来钟,有点儿坐不住啦,跑去主楼边上网边做题,还是不舒服,接个电话,四点多就跑去沃尔玛逛荡。帅哥说要找地方过周末,我实在懒得动弹,索性就在沃尔玛下面的味千拉面等他。没想到那家伙也肚子不舒服,一碗拉面进去觉得好一些,去超市转了转七八点钟回家还是不行,简单吃了点药,八点多就上床休息,下半夜三点又爬起来蹲厕所,今早实在没精神了。起来做了点混汤面没吃几口就跑回床上休息,书看了两眼便去会周公了,实在没囊劲儿啊,有数的嘛,好汉架不住三泡屎。幸好帅哥他没什么大碍。中午我迷迷糊糊起来,吃了药觉得舒服些,敷好绿茶祛痘面膜,把剩下的面条吃掉,下午渐渐来了精神,开始对着电脑做模拟题。

做题时帅哥还嘱咐我休息,那家伙居然知道心疼我?做题结果差强人意,又是60%的 正确率!被迫休息的一天也不敢放弃学习,逼上梁山了啊。要说真是惭愧,以前浪费了大把的时间,现在却把自己折磨成这样子,何苦?

帅哥说晚上想去吃圣道,我晕,明知我胃肠这么弱,那烤肉他吃着我看着啊 ,最可笑的是那家伙在我看书做题的当会儿睡了好几觉,刚才居然迷迷糊糊跑过来,没头没脑问我,你昨晚在哪里睡的啊。我的天,太阳刚下山,还没黑天呢,今天还没过完,他睡糊涂了,哈哈。这不又睡去了!

因为被迫休息,没有把宝宝接回来,现在时间不早了,估计沟里的三个人应该吃罢晚饭,打个电话去吧,跟孩子说声对不起……

《被迫病休一天》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