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失眠

很久没有这样难熬的夜晚,当一切都安静下来,只有我两眼瞪得像灯泡,翻来覆去烙饼一般!

中秋节,万家团圆的日子,我们过得丝毫不比别家冷清,而且热闹得超乎寻常,妹妹、表弟,公公婆婆和宝贝,再加上我们俩,齐聚在两居室的狭小空间里,我呢,作为女主人,责无旁贷地照顾大家的饮食起居。

妈早说我是张罗命,这话一点不假。结婚四年整,虽然总是懒得动弹,不管主动还是被动,大大小小的家庭朋友聚会却也没少搞。少则三两个人,多则七八个,菜品也从简单到复杂,四六八十甚或更多,成双数递增。我承认自己是懒惰的人,可往往又破车好揽载。就比如这次,因为马上要考试了,中秋节完全可以让弟妹跟大多数同学一样在校度过,我俩也应该带上大包小卷的礼物回沟里跟老人孩子团聚,有萌萌宝贝,我可能几乎不用操心饭菜的……

然而一切都是想想罢了。亲妹妹,咋能不叫回来一起过节呢,表弟刚来报到,学校那边人生地不熟,电话里明显听出他的苦恼——不适应环境,很想找人倾诉排解。这不,昨天下午她们回来,我就忙开了,晚上八九点钟四个人还不知疲倦地跑去长春路吃必胜客,然后唱歌,直到十二点多才回来,给沟里打电话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帅哥对于在哪里过节,怎么过,一再说没意见,我就只得跟妹妹商量了。原本准备按照妹妹的说法,等把表弟送走,出去约会的她回来自己在家上上网休息休息,我们照例下午去沟里,这样就省得出去吃铺张浪费,老人孩子也不用折腾,我更不必忙得晕头转向,只需早早回来陪她就好。然而,早晨的一通电话却将计划全部打乱了。萌萌想妈妈想得已经开始带着祈求的口气,问我去不去沟里,啥时候去,听我回答说傍晚见面,等她睡醒觉的时候,小丫头急得一个劲儿说她已经睡醒了!无奈只得跟婆婆商量下,最终决定沟里的三个人带上东西过来跟我们一道热闹了。

妹妹跟同学早有约会,不管不顾地走了,表弟很懂事,担心影响我们全家人团圆,显得有点儿窘,就跟我说想回学校去。我诚心诚意地把他留下来,还说他可以帮忙陪伴小美女的。结果性格内向,不善表达的表弟还真是跟丫丫玩的不错,虽然丫丫最开始有点儿认生,等奶奶赶来的时候,她已经很开心地说喜欢跟小罗舅舅玩了。也许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估计换作其他孩子,小罗表弟不至于有耐心哄的吧。

午饭有萌萌奶奶帮忙,很快做得,大家吃得都很开心,算是没白忙。下午两点多,做姐夫的送小罗去车站,爷爷出们溜达,我哄萌萌睡下,顺便自己也挠了一觉。只有婆婆一直在厨房忙碌,帮我收拾擦洗,真是辛苦她了。最近已经没心思打扫,连做饭也是大致凑合,帅哥没有挑剔反反,我得偷着乐呢。等到帅哥,妹妹和老爹相继回来,陪着醒来的丫丫学了会儿英语做了会儿游戏,我跟婆婆的饺子大宴也摆上了桌。晚饭后婆婆又嘱老爹帮着修了厨房的水龙头,因为想让我们早点儿休息,七点多就带孩子回去了。

这次聚会萌萌算是最开心的一个。虽然做妈妈的我忙得没太多时间陪她,但是有舅舅和小姨加上爸爸陪着玩,也很不错了,动不动就给大家表演节目,实在看着很HIGHT。婆婆心疼我,早先就想带萌萌回去的,后来我们还是决定尊重孩子的意见。想不到丫丫很坚决地说要回沟里。奶奶说小丫头心里透明白的,本来看奶奶忙活就想妈妈想得发疯,回来后发现妈妈比奶奶还忙,还是跟奶奶回去的好!

临走我跟丫丫许诺,说考试以后就好好陪她。小丫头天真地问:“妈妈,你早点儿考,行不行?”我只能回答她说尽量,因为是全国统一考试,妈妈说了不算。唉,赶紧考完吧,小丫头的可怜样子实在让人心疼呢。

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敲敲打打写了这么些,还是不困,不过决定上床酝酿一下闭目养神也好。累大了实在不是滋味啊。唉,失眠,恐怕要老得更厉害了:(

《严重失眠》有2个想法

  1. 人睡前太兴奋就容易睡不着。我以前每次同学聚会回来就很难睡觉。
    不过我近来睡眠很好,因为每天要哄女儿睡觉,搂着她一下子就睡过去了。:-) 要不你试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