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乱的周末

    上班已有一周,工作基本上道,不过因为之前闲久了,还是有些疲惫,真希望好好休息两天。怎奈,18号老六结婚,要赶去沈阳……

    周五晚上近七点的辽半,苏包了个卧铺车厢,坐的还算舒服,可惜勇不到三岁的宝贝女儿心蕊却异常兴奋,基本没怎么睡,我们几个幺幺聊了一晚上。下了火车打的去旅店已经半夜十二点多,洗漱完毕本想美美睡一觉,隔壁心蕊的兴奋劲儿却很久不过,我跟苏趁机聊天到下半夜,呵呵。

    18号看来是绝对的好日子,结婚的人特别多,只老六他们办酒席的新龙凤酒店就三四家呢。老六的婚礼是主题式的,清新浪漫很有感觉,当他跪下向玉求婚那一刻我眼睛突然就湿润了,实在太感人!新娘美丽大方,我们都为老六找了那样的好老婆而高兴。拜席时的“四瓶八吻”节目很好看,一对儿新人表演得相当到位。最搞笑的是有个哥们儿喝大了,自己要求帮着带红包的六个人一起接受新娘点烟,可他没难为到新娘倒是把自己玩了一通,呛得鼻涕眼泪的,呵呵。

    那天还看到了其他班级的三个同学,可惜我当初是默默无闻那种女生,跟他们都不熟悉,除了震之外仅点头示意罢了。散席后大家兵分四路,有去看朋友的,有赶回家接父母的,还有留下玩的,我因为程不在,龚又忙得要命就决定及时赶回了,希望勇不会因此而不高兴吧。下午三点的虎跃,到大连已近七点半,过了后盐就有点儿恶心,原本体质就偏弱,加上没吃好睡好,一顿八火弄晕车了。好在一到家帅哥就帮我买来了骨汤拉面和凉拌苦菊,吃得饱饱地洗个热水澡才舒服些。早早睡下,醒来胳膊腿都酸痛,直想叹气。我在考虑半个月以后龚的婚礼是否去参加了。

    睡了大大的懒觉爬起来做饭洗衣服到中午又有些困倦,怎奈帅哥下周末要出差,想买个大的皮箱,拉着我去沃尔玛一通神逛,回来时已近四点,简单休息下又赶去沟里看孩子。婆婆的晚饭做得很丰盛,只萌萌没什么心思吃,缠着我陪她玩给她讲故事,临走婆婆照旧装了些自己弄的包子给我们。路上帅哥走的飞快,我实在跟不上,也不好发作,知道他因为之前路上的事情还在跟我怄气,就一个人去修指甲,回到家那家伙仍是不肯理我,心理实在不爽,吃些每边的醋,何苦呢?于是也怄气起来!这几天虽然忙乱却是开心的,偏偏末了跟亲爱的他闹别扭,真是大煞风景。

    晚上跟程和大汉叨叨一气,看到老董婚礼上的一些照片,突然有点儿怀念学生时代,那时除了学习基本没什么烦心的事情,纯纯的友情和甜蜜的爱情,真是温馨浪漫得让人咂舌……

    算了,不说啦,帅哥已经砰地关上门睡去了,估计还在怄气呢,唉。我也该早点休息,明儿又是周一,新的一周,希望有新的收获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