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的丧礼

12月12日,家中传来噩耗:不满六十岁的伯父骤然离世,来不及考虑太多,跟领导请假,换了身衣服就飞奔青泥洼桥。

春运第一天,衰到连汽车票到我这里都卖光光,只能到火车站碰运气,提前22天卖票当时改为11天,地点也从西厅 的一楼变为老厅的二楼,人多得看了都想晕倒,好在有专门的窗口卖当日临窗的位置(算是吉人自有天相,伯父保佑我的!)。

四个小时的车程漫长得让人抓狂,等下了出租车天早已经黑透,妈妈心疼我,决定第二天一大早赶回老家,说是第三天一早才火化,可以见到伯父最后一面。一晚上没睡多少觉,天不亮就出门了。然而,当我们娘俩赶到奶奶那里才知道老家跟我们不一样,去火化的车都快回来了呢。山沟沟里风俗习惯特别繁杂,我稀里糊涂地在黑英子姨妈的指引下身着重 孝为伯父“哭路”。所谓哭路,就是在死者火化回来时由女儿从远处一路哭到灵前,死者的儿媳们也要应声陪着哭一阵子,目的是为了让死者的灵魂能找到回家的路。而且第三天所有仪式都完毕还要由女儿最终从灵前的位置按哭来的路线按原路哭回去。伯父只有两个儿子,因为没有女儿进屋时举家正为没有哭路的人犯愁,甚至想把这个活儿派给二姑姑呢,看到我回来他们全舒了口气,作为侄女儿的我立刻责无旁贷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说实话,俺到三十岁,还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要说像大家期望的哭法去哭实在强人所难了,大家也都能原谅这个,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会哭”的,因为实在难过,没走几步路就控制不了抽抽哒哒哭起来,想着伯父这么年轻,家里日子刚好过一点,还没来得及享受就撒手人寰;想着年迈的奶奶强忍着悲痛的样子;想着他没有女儿孝顺要由侄女儿为他哭路就止不住眼泪放声大哭起来,姑姑们出来扶着我,扭头看到爸爸红肿的眼睛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进屋看到大娘哭得死去活来嗓子沙哑数落不停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眼泪也止不住往下掉,心想她在伯父活着的时候不好好陪伴着,不会持家不会伺候男人,一点没有贤惠样子不算还年年春节撒泼磨人,寻死上吊的,现在呼天抢地有什么用!后来转念一想,毕竟伯父是家里的顶梁柱,就像大娘某个妹妹边哭边念叨的一样,二姐夫走了,二姐那么完蛋,几乎什么不是的货色,扔下她怎么办啊?大娘也是苦命的女人,好歹伯父活着她要有个伴儿不是,磨人也得有对象啊?

第二天主要就是一些我不大懂得的仪式和准备工作,包括:入殓,送行,打木子,守灵,哭七场等。入殓原意大抵是把棺材彻底封死,之前也有一些仪式,然后人群 散去只留下嫂子弟媳妇和我这样的至亲重孝女人放生大哭,我边哭边闻到很浓的油漆味道,据说是快干漆,刷一遍即可,才想起之前棺材是原木色的。送行就是一行人抬着车马人等纸活到村外搞送别仪式,路上还有请来的鼓乐唱班子表演些莫名其妙的节目,我跟另外一个关系远一层的堂妹负责打灯笼扶车沿,似乎也是女儿该做的事情。因为灯笼太简陋,没走几步我的这个就灭了,后来二表哥帮我重新点燃才觉得心里舒服些,后来听人说那个无所谓,就是个样子而已。

因为数九寒天的,司仪将仪式都适当简化很多,之前的装车(女孝把金银元宝和纸钱转圈放到纸做的车里)我没被要求参加,之后的所有人转三圈喊让死者上车我也是心里默念的。打木 子是男人们的活儿,应该就是挖坑放棺材吧,具体不详。晚上所有人应该轮班守灵,我们女孝受照顾,基本没用呆多久,哭七场也是女儿的活儿,二位嫂子一个弟妹 加上我和二姑家的表妹一起哭,也简化为换个地方算一场了。嫂子们哭得很伤心,我们姐妹俩因为白天哭得太厉害,怎么也哭不出来,尤其是我,能量释放之后变得似乎平静起来。晚上还是几乎没睡,担心奶奶太伤心,下半夜睡的下半夜又跟大姑陪着她起来去棺材跟前哭了一会儿。

最后一场是第三天起灵时,因为想着头天晚上 有点儿不像样子,更因为看到人们把棺材抬起就不自觉大哭起来,去山上下葬我们女人要在半路等着,哭得一脸泪水的我们冻得瑟瑟发抖,老话说会死死在三九,如 今看来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当初那样说是因为没有火化,死在三九尸体好存放下葬后也不易腐烂掉,可如今三九天冷得透骨,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就遭罪了,想必伯父看着我们也会心痛吧。之前伯父是负责村子里红白喜事的司仪,如今轮到人家给他主持丧礼,真是难过啊,唉!

下葬后其他人就没什么事情了,唯独我还有最后一个任务:哭路。小秀姑姑为了让我少哭一段嘱咐我从门口往西边路上哭走,让爸爸在转弯处等我,可是后来四爷爷家的晓燕伯母说不成,要按原路哭回去才行,不然伯父会找不到路的。早饭时大娘突然就看着清醒了,不像前两日那般哭个不停,很明白地祝福我要给伯父哭路,我满口应承下来。心里也有了些压力,想着,最后这一遭仅仅剩我自己,不知能不能哭得让大家满意呢。临走前大娘又派堂嫂提醒我一遍,担心我忘了,其实她是多虑了,有奶奶嘱咐着,咋能忘啊?大表哥更是让人受不了,说我这表妹一会儿还得咧咧还是哼哼两声才能走,真是气煞我也,就算他跟大舅再好哭晕过去五六次又怎么样,死者已矣,哭有什么用?好,我就不负众望好好哭一场吧。

临走为了表示对大娘的重视也为了让她放心,二姑特意陪我去看望她一下,然后按照指引好的地方开始哭起来,二姑哭得很伤心,我哭得也很难过,心想这一路离开 再也见不到伯父,想着小时候伯父稀罕我的情景就怎么也止不住悲声了,居然还跟那些会哭的人一样边哭边数落,一直哭到很远哭到要离开去路口才在大家的劝说下抽抽泣泣没法停下来,耳边听大家都说这孩子不错了,早就对得起她伯父啦,眼泪止不住地流,心想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啊,从来没像女儿那样孝顺过伯父,光哭哭就算对得起了?二姑之前更是搞笑,看我刚赶去时哭路哭得那么厉害就说放心了,等她死了我这做侄女的肯定会赶回来哭她的,我晕啊,才五十出头咋就想起死来?再者说,活着不孝,死了哭几声就成?什么逻辑啊!

伯父的丧礼就在一年里最冷的三九天轰轰烈烈结束了,据说大堂兄为此花掉两三万块钱,也算是风光大葬了。我呢,因为哭得厉害加上火和受冻,回到妈妈家就嗓子红肿沙哑,妈妈心疼毁了,因此没敢给公公婆婆打电话,也怕他们担心啊。事后足足睡了两天才渐渐缓过来,等小姑16号把奶奶送过来妹妹当晚也放假回来了,直到爸爸烧了一期回来,看奶奶没什么大碍我才放心回来大连。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么撕心裂肺的事情奶奶能挺过来,真是佩服她,人家都说我像奶奶,试问自己实在没有她那样的作为啊,奶奶这辈子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人得好好活着才行,不然就那样死去活着的人该是多么悲痛,好好活着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家人!恩,要好好活着,要孝敬父母,善待身边的人!!!

《伯父的丧礼》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