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雪冬天里的记忆

志:    时光飞逝岁月无声,老了青山老了容颜,但我们亲情不变,对妹妹的关心不变,也许平日的忙碌让彼此忽略了那句简单的问候,但真诚的祝福已在心里重复万遍。

偶:    祝福千遍不比亲情无限,仁兄一条短信骤使思绪蔓延,又是这样一个冬天,怀念雪也怀念那燃烧着的童年;老了青山老了容颜兄妹真情不变,期待不久的将来再见,定要奉上螃蟹海鲜大餐。

志:    好聪明的小妹,好油滑的巧嘴,期待着我们的重逢,奢望着肥美的大闸蟹,更渴望能尽地主之谊,以表达我如火的热情,代问家人安好!

偶:    有其兄必有其妹,甭管谁做东见面再议,无论海蟹河蟹肥美就行,问候已带到。最后一句:奶奶现在你二舅家,有我和妹妹陪着,状态尚好,请大姑放心。

志:    你什么时候回大连呀,见不到小可爱会很想念吧,过年还回来吗?反正我是要回去的,我和二舅有个约定,一起举举他的酒杯-二胖哦,你说天大还是地大,哈哈

偶:    我再陪奶奶两天就会大连,等你家宝贝出生就知道做父母的心儿了,过年我还得回来,二胖还不知道天大地大呢,她就后悔当初不该做梦弹她二哥脑嘣儿。

以上是在伯父葬礼后跟志表哥的短信交谈,他狡猾地把我电话号码弄去却把他的电话从我手机里删除,不过,收到他的短信,偶就是用脚后跟也能猜出来是谁,嘿嘿,因为我们是姑舅兄妹,有绝对血缘关系的心灵感应哦。伯父的突然去世,让我们这些久未谋面的兄弟姐妹齐聚一堂,虽然这个缘由太过悲情:(空闲时我们好一通回忆小时候的种种趣事,首要的就是想当年的放火烧山……他们还念叨着明年奶奶八十大寿要再聚云云,我也跟着应承,谁知道奶奶有没有那种心情呢?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伯父的离去加重了对雪的向往和怀念,对于北方人来说无雪的冬天总是让人觉得不爽。遥想二十余年前也是个无雪的冬天,我还没上学,顶多六七岁的样子,过年在奶奶家一住下就走不了,大山阻住了回家的路,无奈,只得跟堂兄表兄们天天玩,做各种已经不大记得的包括弹玻璃球扇纸牌( pia ji )之类的游戏,奶奶家只有我这么一个宝贝女孩儿,长辈们稀罕,哥哥们也都稀罕,甚至于到哪里都带着我,上山探险也不例外。据大人们说奶奶家门前的那群山里有老虎洞,还有防空洞,哥哥们早都想去看看了。

临走前,大姑家的二表哥也就是志,非得用压岁钱从小卖部买几根蜡烛和火柴,说是在山洞里用得着,无论二位堂兄怎么劝说都没用,志表哥也信誓旦旦地说不会在山上放火的。

我们一行四人外加一条狗,又好像是五人,不记得有没有叔叔家的堂弟了,他当时才四五岁的样子,咱权当是四人吧,话说四人浩浩荡荡进山,因为没有雪,到处都显得不干不净,灰头土脸,偶尔能看到干枯的山枣松塔烂苹果冻梨子之类的东西,当然,松鼠也是有的,可惜那松鼠不像我想象中硕大可爱颜色鲜艳,只是比一般老鼠大一点点,尾巴长些散些翘些,不是橙色的皮毛而是土灰的。还比不上刺猬令人欣喜呢,当然,我说的是伯父家发现的那只冬眠的大刺猬。

越往山上走风就越大,奶奶家的小平房也渐渐变小,拐了几拐也消失在视线里。哥哥们也真是厉害,居然率先找到了老虎洞,我们几个胆战心惊地查看洞口周围有没有老虎爪子印,居然真的有!!!不过后来才知道那是人们开玩笑造出来的,呵呵。至于防空洞好像是战争时留下的,洞口不大,几个人爬进去发现别有洞天,进洞后的开阔地可见有供桌香碗红布之列的东西,看着怪慎人的,也似乎有烧纸的痕迹。我们不甘心就此罢休,按照大小顺序提心吊胆继续排队前行,狗自觉留在洞口等着我们。因为越往里越黑此时蜡烛真还就派上了用场,哥哥们说点蜡烛进去才行,一来可以照明,二来免得山洞深处没有氧气我们得不到提示给憋死,蜡烛能燃烧就证明安全。

摸索前行,路越走越窄,路面越来越崎岖,最终被巨石拦住,估计是年久塌方了吧,四个人决定打道回府,如果当初真的就这样回去一切就都完美了,然而,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二表哥鼓捣着说想在洞里烧点柴火,暖和暖和,也可以稍微纪念一下,好像打算以后有时间再去看看似的。不幸的是洞口外还真的有些捆好的树枝,估计是哪家给果树剪枝收集起来的。几个人鬼使神差般拖进去一捆,看着火焰燃起,我们也迅速离开洞口,记不得是山洞里的火苗窜出了还是二表哥不听劝另外又在外面点燃的,反正火呼的一下就着起了,大家看情况不妙立刻开始扑救,用树枝和衣服拼命拍打全都无济于事,大堂兄集中生智就地打滚去压火苗,那一刻火似乎真的灭掉了,可一阵风吹过又着了一大片,山上风大,我们再怎么努力火势还是控制不了,而且越燃越烈,满眼都是红蓝相间的火苗子,大家准备逃跑,志表哥一看祸闯大了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说是要留在山上等人前来捉拿,在二位堂兄的劝说和拖拽下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逃了,至于我,除了大哭什么也做不了,腿都吓软啦,一路上都是哥哥们背着我,记忆里主要是大堂兄背着的,可这次见面志表哥非说那会儿他也背我来着,我噘嘴反驳说只记得他呵斥我,让我不许哭来着,呵呵。

二十几年过去了,这个无雪的冬天里没有上山放火的惊心动魄,却因为伯父的去世引发了童年关于火的记忆,之前每次家庭聚会都会提起我们小时候的壮举,最初那些年还有事后志表哥挨姑姑姑夫收拾的情节,还有我们长途跋涉跑到二姑家某位哥哥眉毛烧掉的那段儿,还有我们逃掉后山下几个正在玩耍的无辜小孩儿吃瓜落被罚款的后续,如今只剩下主要场面和零星拼凑的记忆了。据大家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只要一提起上山放火我都吓得不行,不过十来年前我们以志表哥为首的一行人还真的又上山了,不是放火是踏雪。

踏雪就没什么太多记忆了,肯定有堂弟还有一个远一层的表弟,因为积雪太深,换作我和志表哥两个最大的人儿完蛋了,一脚下去就陷进学翁里出不来,要互相解救才行,我和志表哥是平原上长大的孩子,表哥家后来又搬到了鞍山市内,俩人都比不上山里的兄弟姐妹们泼实,那次上山因为大雪没有机会再放火了,虽然表哥他带了打火机,哈哈。

还是说说放火那次吧,闯祸的四个孩子里我最小,二堂兄大我两岁,志表哥大我四岁,大堂兄应该是大我五六岁的样子,如果有堂弟,那他小我三岁,如今这四五个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除了闯祸的志表哥是后进分子,我们几个的孩子都好几岁了,当然,志表哥也很能耐,找了个小我三岁的表嫂,来年春天也要生了,而且姑姑说不是表哥宠小嫂子,而是小嫂子得处处让着表哥,唉,什么世道啊,表哥咋就那么有艳福呢?难怪我前两年想给介绍的那个同学他看都不看,感情就是想老牛吃嫩草啊:D

现如今由于计划生育大多是独生子女,等到萌萌长大可能不会理解这段故事的,她更无法想象怎么能有那么多兄弟姐妹一起玩耍,体会不到其中的酸甜苦辣。三十年一晃就过去了,如果真的像刚表哥说的那样再过二十年,我们这辈人也成了老爷子老太太,再回忆起童年会是什么样子呢?唉,真是老了啊,这两天一直在回忆童年往事,庆幸自己记事比较早,倘若像萌萌他爸那样,得少多少乐趣呢!

《无雪冬天里的记忆》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