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百步走

宝宝不在家,我和秀楠妈妈就清闲了不少,最近这两天,吃完了饭以后,往往会出去溜达溜达。

两个人穿着清凉,手拉着手走在往傅家庄的路上,路边的草木散发出清香,这个时候往往是一天中最放松最悠闲的时光。仿佛回到了谈恋爱的那段时光。我就戏称宝宝爱出去遛达就是跟她妈妈继承来的,我要是答应出去,秀楠妈妈就很高兴,要不然就撒娇耍赖。

饭后百步走,对人有好处哦。

唐山1976,三十周年

今年是2006,三十年前,中国的北方大地上真真正正经历了一场比美国大片还惊心动魄的惊天灾难。

1976年,唐山大地震。

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的《讲述》,就是在作一个系列专题,介绍那些无法忘记的唐山大地震中发生的生死经历。我曾经跟老婆说过,中国人还用去拍什么《无际》《神话》么,这个题材真的是比任何灾难大片都要真实,只要稍微用心去拍摄,《讲述》里面的那一个个故事都是平常我们难以想象的。什么叫荣耻?忘记过去就是背叛就是耻辱,记住那些平凡的英雄就是光荣。

我说的再多,也比不上各位朋友自己看,中央十套《讲述》近期正在播出。

http://www.cctv.com/program/js/20060717/102851.shtml

博士硕士,过江之鲫

“我们眼前的教育,除了点缀门面以外,有什么意义?博士硕士尽管多如过江之鲫,在国计民生上发生了什么影响?上荐者既然着眼在虚衔,一般人便用‘镀金’做敲门砖。这还不是沾染了科举制度的遗毒?有几个人切切实实地对学术的某一部门作精深致密的探讨?有几个人不顾虚名地在实验室中埋头研钻?有几个人注意到我国现在社会的状况和未来的需要?有几个人着眼到我们民族的生存问题?你想这样的教育到底有什么意义?”

  他的话固然未免有些过火,但平心而论,以往的教育界上那种浮华不切实用的现象确也非常普遍。那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他又说:“包朗,你大概也不能作违心的辩论吧?那末你们这一班弄笔杆的人也得负些责任。你们不是把握着一种无上的权威,足以影响一般青年的思想吗?你看,现在报纸上不是有不少关于声色犬马风花雪月的作品,在推波助澜地引诱青年们趋入享乐、颓废、堕落的途径上去吗?包朗,你以后着笔,应当在这方面尽量地加意些才是。

大家可能想不到,这段文字出自哪里。ok,不卖关子了,这是民国时期著名侦探小说作家程小青《狐裘女》里的开头文字。我咋一看真真的出了一身冷汗,这哪里是侦探小说作家,简直就是仙人啊,这段文字与现在的现实状况又有什么偏差呢?

Think, before you ask

想一想,再提问。

送给自己,也送给很多习惯了在论坛上问“为什么为什么”的朋友,却不知道答案只要search一下就能看到,甚至就在精华区里有。

几乎每个大的论坛都会置顶一篇文章,名字就是“提问的智慧”,好文字,主旨就是建议提问的朋友,不要浮躁。

我不能说自己是什么牛B人,不过提问之前,我都会尽量到google上或者翻看一下相关的文章,看看有没有人提出同样问题。

好像这种喜欢问重复性基础性问题的毛病只存在于国人,是不是网络的便利反而让人变得越来越不愿意去思考?

老外很喜欢自己解决问题,比如DIY、拼字游戏、拼图游戏、数独游戏、拼写游戏,甚至是招聘类电视节目(比如学徒)或者生存类电视节目(比如幸存者),都是强调自身能力与团队精神的完美结合,而首要的就是自己应该有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老外的小孩18岁以后可以自己有驾驶证,也就算是可以独立生活,父母的法定抚养时间也就到此为止。(不过据说意大利的男人也很愿意赖在父母家里不走)

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一个福州商人找女儿,说是离家出走,家里担心的很,一说年龄,20岁!!我想她的女儿不是弱智或者白痴,因为说是和父母意见不和,生气了离家出走。

这样的孩子,真不知道怎么培养出来的,可能丢到社会上,连基本的生存本领都没有吧,难怪她父母这么担心。

生活的最高境界就是饱食终日、无所事事

秀楠妈妈终于要重新开始上班一族的艰苦生活,预祝她工作顺利。

我们一家三口昨天大包小包的回了沟里的爷爷奶奶家,从此以后比较长的一段时间,秀楠宝宝将会在这里生活。兴许是打预防针的缘故,秀楠丫的脾气很不好,动不动就无故的叫唤生气,在临走之前睡了一大觉才算缓过来。我前几天休息的也不好,也是赖在床上呼呼大睡,等到秀楠妈都收拾好了,才叫我起来。

到了爷爷奶奶家,发现多了一样玩意,原来是秀楠爷爷看到公园里有小孩玩那种三轮车,秀楠宝喜欢,于是上了心。星期天大清早起床就去大菜市(大连的农贸杂货批发市场)买这小车。还跟我们报功,”据说沃尔玛要280,大菜市才180,我一听都没讲价就买了。”唉,我的老爹还是老样子,肯定还可以讲下20或者30的。

秀楠宝宝看到了新玩具,那可真是欣喜若狂,上去就把音乐给按开了,原来在车把手中间还有个按钮一按,音乐就响起来。这小孩在家就是看到什么按钮都下手去按,包括我电脑的电源钮。

半夜醒了上厕所,突然想起了看看能不能看到决赛,一看时间读三点半了,肯定看不到了,于是回屋继续睡觉。

这个礼拜我和秀楠妈妈都要在爷爷奶奶家呆着,免得小孩突然离开妈妈不适应,估计她妈暂时就不能有什么新的文章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