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富多彩的一天

傍晚,走到家附近卖鱼汤包的店铺就有点拿不动腿了,中午吃得不多,下午消耗太大,看小潘潘发短信来说饿了,我也突然感觉饥肠辘辘,走进去要了碗馄饨边用手机上网边等,还真是饿了,感觉时间那么漫长,百无聊赖中发现了座上的“魔力星座宝贝”,突然就来了兴致,别说,一块钱没白花,讨了个吉运,哈哈。虽然上面只有四项有关运势的,说的却挺准。

                                   *运势:想放轻松,让自己悠哉一下。                               准确  最近的确有点儿疲惫,工作太努力:)

                                    *爱情:何不安排玩乐的节目,有机会遇到艳遇。             胡扯  已婚妇女艳遇就算了

                                    *财运:财运一般,没什么大的开销。                               精辟  除了晚上买菜没有额外花费,吃饭洗澡有人请啦,哈哈

                                    *工作:完全把工作抛诸脑后。                                          神了  压根儿就没干活,相当于翘班一天

一大早就跑到关系单位报到,简单整理数据后就聊天上网,这所谓的工作真是轻松加愉快啊,哈哈。和小潘潘一起跟着人家去吃川菜,当然也可以说成被请,细节自不必言表,反正席间总总挺搞笑。

酒足饭饱后跑去高档洗浴中心,美美地洗澡喝茶,因为特殊时期,麦饭石那个屋子俺喜欢,恨不得把自己全埋起来才好。我右边的膝盖受到了我特别优待,谁让它阴天下雨和特别日子之前总是酸溜溜难受,不知往哪里搁呢?小潘潘回去值晚班,我又大大地高兴一把,上次录数据我吭哧瘪度回去的不爽抛诸脑后咧。这一高兴又蒸了会儿,算是彻底透了,出来在大堂坐了半天脸还是红通通的,鼻尖的汗也是渗了一层又一层,担心感冒足足做了一半个小时,又是手机上网偷菜加回复留言。没忘顺手拍了几张照片留着得瑟……

我这成倒叙还是插叙了,馄饨快吃完时发现邻座八九岁男孩戴着眼镜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职业病犯了,跟他妈妈叨咕了几句近距离用眼和用镜的注意事项,有点儿好为人师了,不知人家是否领情呢,怎么跟小潘潘似的,哎!去菜场买一大堆东西,居然顺手还买了坠子,明儿去配个挂绳,嘻嘻。看着它我就喜欢就想跟着笑……

人一开心就爱管闲事儿,看见楼梯上一十一二岁的女孩儿哄她两三岁的弟弟,不免怜惜起来,小小儿啼哭不止,鼻涕横流,小归宁手足无措,满头是汗,我弯下腰帮着哄哄,拿出湿巾让小姐姐给弟弟擦鼻涕,小小儿可能对那味道比较满意,止住了哭声,又对我手里大包小卷儿的东西有点儿垂涎,我立刻心领神会,拿了块儿蛋糕给他,姐姐说不好意思,弟弟却笑嘻嘻,在姐姐的要求下,男孩儿说了谢谢,我摆摆手乐颠颠儿往电梯跟前走去,这也算助人为乐吧,哦?

一人吃饱全家不可能不饿啊,那个赚大钱的还没回来呢,水果是命菜饭也不能少啊,营养餐咱是少不了的。晚上青菜豆腐伺候着,不知人家满意否,瞧我多不容易,还得看人脸色活着,上班得给人家做饭,休息得给人家做饭,出去吃喝玩乐回来还得给人做饭,不管人家都说我贤惠呢,行了,今天得瑟得不轻,记账也没力气了,很久不写估计回头检查又得被批,还是贴照片,收工吧。

 

P29-06-11_15.37[01]P29-06-11_15.44P29-06-11_20.07P29-06-11_20.08P29-06-11_23.13P29-06-11_23.14

让座

   有些年头没挤公交车,差不多已经忘记那种赶车挤车的滋味儿,某日去沟里接宝贝女儿借机找回了点感觉,其间有件事儿感触颇深,定要上来写写才好。

    那日天气极佳,很想跟萌萌多走几步路,沐浴一下冬日里难得的和煦阳光,如果不是乐购边上的卫生间维修,我们也不会那么着急赶车的,眼看着要关门,我横抱起萌萌就往车站跑,因为步调不协调导致上车前狠狠扭了一下脚脖子(感统的问题?!),不顾疼痛的我咧咧叭叭拎着小丫头好歹算是上去了。车上人真不少,司机见我如此狼狈,很仁义地拨下按钮广播道:车上有需要照顾的乘客,请您让个座位……立刻觉得心里暖呼呼的。

    刚刚站稳当就听见有人说:“姑娘,带孩子过来坐吧!”定睛一看,居然是位老大爷,于是很感激地解释说我们只有一站地就下车了,老人慈爱地看着萌萌说他的重孙子也这般大小。说话的当会儿,不经意瞥见近座位上年轻帅气的小伙儿,就那么稳稳当当地坐着,神情自然,丝毫不理会我们,因为不是上下班时间,车上老人特别多,站了一大片!他居然可以那么面不改色心不跳,我也实在是佩服了。

    快要下车的时候我搂着萌萌往车门处走了几步,又有一位老奶奶招呼小丫头去她那里坐,又谢过说马上就下车。

    回去后把让座的事儿跟大家讲,都觉得很无奈,这年月是怎么了,居然要老人给小孩子让座。哎,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年轻人不懂得尊老爱幼,不知道文明礼让,雷锋是谁更不可能了解,真不知道再过几十年,等我们老了会是什么样的境况呢,担忧中!

绝对八卦

整整昏睡一下午,勉强爬起已近五点,发现镜中的自己面色苍白惨不忍睹,都是做梦给累的!

妈看我懒懒的样子想独自下去买菜,我哪里忍心呢,换件衣服又磨蹭一小会儿,还是跟她结伴下楼了。外面空气相对屋子里好一些,没那么闷,太阳下山后居然还有丝丝沁凉,惬意得很,不再不后悔出门了,一高兴就大买特买一番,十足的主妇派头。

依照经验,摆地摊的果菜比固定摊位要便宜很多,因此我们出了门径直往右转——有一个陌生的老爷子卖小一点儿的土豆,居然只要四毛钱,不过打听价钱还真挺不容易的,因为他跟个穿的很姿势的大娘聊得实在火热,俺们顾客的声音根本没传进耳朵。还是边儿上摆摊的阿姨仗义,嗷的一声大喊:“小土豆!!!”他才恋恋不舍地把头转向我们,妈还价一块钱三斤他丝毫没计较,我们娘俩决定买两块钱的当口,那位漂亮的大娘笑呵呵地说这土豆不错那么便宜都买了也行啊,放牛奶箱子里能吃到冬天呢——我晕,咋看着像牵驴地呢?卖点儿破土豆,不至于吧!

等我们折腾一大圈,大包小卷上楼以后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在阳台乘凉时无意中发现脏兮兮卖土豆的老爷子身边穿着考究的大娘还在跟着忽悠,这家伙难道真是个托?妈说没准儿是那老爷子的老伴儿呢,我实在看不出像一家人儿。等洗了蚬子收拾完黄鱼,妈又跟我报告说那阿姨不见了,看来还真不是老两口啊,哈哈。

饱餐晚饭后我们就这件事儿简单分析了一下,妈认为那老太太可能是买菜的,为了贪小便宜跟老头套近乎,被我否了,因为那阿姨不至于那么不值钱;我说可能是老伴也被妈妈给否了,老伴不会忙活好几个小时末了不见影子;最终取得一致意见:老太太是农村老头的城里亲戚,没事儿帮忙,无可厚非。帅哥被我们八卦的样子弄得咧嘴直乐。

这会儿我还在想,明儿再看到那老爷子得找找身边有人儿不。你说我都闲成啥样了,本想下午去游泳结果做了一下午的梦,改当八小报记者写八卦新闻了,哎!

二人世界

周六陪宝宝玩了一天,多少有点累。因此决定第二天哪里也不去,让帅哥好好歇歇。

星期天睡了大大懒觉的我起来后第一次吃到现成的饭菜,虽然是婆婆给带回来的饺子,好歹也是人家帅哥热给我吃哦,感动得我就差泪光点点了。当时就在憧憬着以后每个星期天的早晨都能吃上老公做的饭菜——哪怕偶尔把前晚剩下的放微波炉里转两圈也行啊!

更让人开心的是饭后帅哥边刷碗边问我是否需要洗衣服,得到肯定回答后就麻利地把洗衣机搬进去,接好电源和上下水管,只等我将衣服分门别类放进去加洗衣粉选择程序按动开关。洗衣机勤勤恳恳工作中,我把自己解放出来收拾整理卧室和客厅,然后用洗衣机放出来的水涮拖布,擦第一遍地,看到帅哥今天心情格外好,就乘胜追击,说帅哥今天太棒了,帮我做那么多家务,跟他商量看能否把我刚草草擦过的地扫一下,人家从床上一个高蹦下来,说绝对没问题,我心里那个美啊。

等到后来那位仁兄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不但帮我把漂洗节省下来的水放到洗衣机里让它进行第二拨劳作,看我忙着擦第二次地还雄赳赳气昂昂地帮我晾衣服,天啊天啊,活脱脱一个勤劳善良的模范丈夫啊。我早该在他帮忙做家务后就立刻表扬鼓励的,其实人家不是不干活,是不稀得干啊,干了我也没表示,人家凭什么要干呢?

家务活的确挺烦躁的,但如果是两个人分担就变得轻松多了,而且能省出许多时间用来交流感情哦。

为了庆祝俩人合作愉快,晚上做大菜一道:萝卜炖牛肉,可能味道就是好,也可能真的饿了,满满一盆儿吃得精光,哈哈,简直好极。

除了一起劳动一起吃大菜还一起看大片《黑客帝国》,当然,他只是又复习一遍,我呢因为之前没看过,显得异常紧张兴奋,亏得有他在身边适当做解释,不然,实在看着费力呢。原来总说在电影院看大片才有感觉,那都是小资情调在作祟,跟爱人在一起守着电脑看其实也蛮不错的,嘿嘿。

参加由二舅公请客的家庭聚餐后我们又领大家去K歌,跟帅哥一首《知心爱人》唱的还算可以,反正公公婆婆都说好听,帅哥工作一天早已经折腾累了,我想着之前定好的这题目就噼里啪啦上来敲打一番。假期还剩一周,等上班后不知还能否有心力好好经营二人世界,还是否有时间经常过来记账呢。

偶尔有朋友恭维说我文章写得耐看,说我写出的的生活那么美好,也有朋友说我文笔实在有待提高,不管怎么说吧,生活就是这样,你不管怎么写都得好好过好好体会才行,而且就算写得再光鲜亮丽也肯定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或者苦乐参半的。静下心来想想咱这二人世界可能维持不了多久,现在萌萌还小,我们有些自私地把她托付给老人照看,等她大了上学了,需要我们辅导功课了,还是要回归成三口之家,或者升级到一家五口的。

最后贴两张我们去年六月用手机拍的搞笑照片吧,二人世界的瞬间展示

去丽英达给萌萌拍照片后,跟帅哥在青泥洼桥的雅惠歇脚喝冷饮,等待接坐火车回大连的妹妹。俺说咱俩很久没有合影了,用手机对着镜子来一张吧,那家伙死活不肯给面子,勉强拍了第一张他居然把脸挡上了;第二张是在我好说歹说以后心不甘情不愿才把手放下来,却做了呆呆木木地表情,很有当年送我那只硕大加菲猫的味道,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