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牛腩汤,真牛

帅哥最近突然特别想喝西红柿汤,这点小愿望俺还是能够满足他的,春节前后分别做了一次,牛年嘛,就做西红柿牛腩汤好了。

之前在某家烧烤店点过一次西红柿牛腩汤,算是很正点那种,他也因此反复叨叨过几次,无奈俺就照猫画虎做给他好了。煮那个汤其实很简单,备料算是最主要的步骤了。两人餐桌有二两牛腩足矣,西红柿四五个(为节省,一两块钱的破西红柿就行了),胡萝卜半根,黄豆半杯,葱姜和香菜少许,番茄酱适量(我用的是家乐番茄沙司哦)。

事先把黄豆泡好;牛腩洗净切小块,热水焯一下备用;西红柿洗净切块;胡萝卜切片;葱姜可切小块或片及丝等;香菜洗净切小段。

做法很简单:葱姜爆锅,点少许料酒,将牛腩入锅翻炒几下,待其变色后加进泡好的黄豆并向锅内注入两碗清水,开锅后改小火慢炖十几到二十分钟;将事先准备好的西红柿块和胡萝卜片悉数倒入锅中,同时依个人口味加入适量番茄酱搅动均匀后烧开;然后小火慢炖十几到二十分钟;关火前放盐,后立刻加入少许香油和味精,别忘了还有香菜。这样一锅热气腾腾味道鲜美的西红柿牛腩汤就可以出锅了,而且营养价值也很丰富呢。

因为做得用心,味道自然不错,当然,好不好全由帅哥说了算。春节期间婆婆听说儿子喜欢喝西红柿汤就又做了一大锅,可惜附近超市的番茄酱脱销,公公只在沟里的小店买了另一个品牌的代替,结果味道实在不咋地,可能那种酱太甜了吧。

这不,今儿他又想牛一把,俺不忍心看他口水直流的样子就又做了一次,人家依旧赞不绝口。我们边吃边总结经验说,还是番茄酱的原因啊!看来做菜饭材料的确很重要啊,难怪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呢!

年前年后这几天

过年对于我们大人来说似乎越来越没意思,除了能多些时间陪陪家人之外,用萌萌的话说简直就是索然无味。

腊月二十四从娘家回来后因为身心疲惫,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跟本没有精神去办什么年货,两个人甚至连双新袜子都没买。幸亏宝宝有爷爷奶奶照看,俺们也是

照例回沟里过年。如果说没有年货好像还有点儿冤枉了,福字倒是买了几个,呵呵。

虽没办什么年货,卫生还是打扫了一下的。先是大洗一通,把衣物床单被罩之类都清洗干净;然后把所有房间的灯具都擦拭干净

,还把坏掉的灯泡给换了;第三是把浴室彻底刷洗一遍,算是做到亮亮堂堂过大年吧。前两个活帅哥都起了很大作用,洗衣机由他搬进去,拆卸灯具也全是他的功劳,之前我总说人家不做家务,其实是大大地冤枉了,人家一年到头地负责刷碗,我咋给忘了呢,人家经常往家里办置生活用品我咋给忽略了,人家偶尔还会主动洗衣服扫地……

初一帅哥大舅全家到沟里串门儿,我们着实热闹也辛苦了一番,初二本来帅哥奶奶家亲戚搞家庭聚会,我因为娘家的特殊情况没有参加,急匆匆赶回去帮妈妈招待初三的大批客人,大厨的名声也因此传将出去。可惜因为妈妈的不信任和唠叨俺一走神儿割破了手指,幸亏伤口不是很深,今天已经没有那么红肿了。初四到长辈们家里拜年一上午(正规行礼那种)下午简单招待小姨后跟妹妹送其回家,跟一老同学仓促见面后,大晚上地搭朋友的顺风车赶回大连,因为没有吃好睡好加上紧张劳累,在车上有些恶心想吐呢。

实在折腾瘦了,今早称一下只剩94斤,一冬天不但没长肉反倒掉了五六斤,唉!初五幺幺睡了一天,才觉得缓过来一些。今儿阳光明媚,俩人儿高高兴兴去沟里陪老人孩子直到晚上才回来,想想很久没记账了,在帅哥的撺掇下,草草写几句,明儿还要回沟里包饺子,因为是小孩儿的日子,呵呵,年说过去就过去了,除了折腾就是折腾,难怪妈妈总说过年最没意思,唉。

之前听同事说好像初八上班,到现在没消息简直太好了,希望能按照原计划二月中旬开工吧,!!!

快快乐乐的年三十

今儿是大年三十,跟帅哥贴了春联后早早就赶去沟里了,一家五口欢欢喜喜迎接牛年的到来,萌萌宝贝当然是最开心的一个,老人常说过年就是过孩子,看来是一点儿不假啊。

到沟里后我俩在楼下打电话看是否还需要买点什么东西,小丫头立刻抢着叨叨她自己心里装着的那点小事儿,我们一再解释说马上要见面她才肯罢休,进门一边帮我们摆拖鞋一边追问是否给她带图书来,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立刻欢呼雀跃。

萌萌从很小就爱看书了,而且看书的热情高到令人无法想象,用奶奶的话讲就是扒开眼睛就得要找书……今天这本贴纸书简直成了她的至宝,恨不得上卫生间都带着,我们担心她累眼睛劝其休息人家是死活不肯,临睡前还一脸严肃地嘱咐我们千万不能动她的书!萌萌午觉才睡了一个多小时,奶奶说就是因为惦记着那本书啊。小丫头看书不光是看图画看热闹,还能大声朗诵。今天她格外高兴书也看得特别耐心,大段大段的文字她都逐一阅读,有些不认识的就由我帮着补充,我们都惊叹于她居然能认识那么多汉字,这都是爷爷奶奶的功劳啊,当然,奶奶功劳更大一些!可惜小丫头对于数字不是很敏感,呵呵,也许这方面还没开窍呢。

中午吃饭,做爸爸的允许萌萌宝贝喝一点点啤酒,小丫头高兴得手舞足蹈,边举杯边说祝酒词:“祝大家新年快乐!”,声音嘹亮得很。不知是真的高兴还是酒精的作用,她兴奋不已地分别跟我们干杯,连平时有些惧服的爸爸也不错过,爷爷奶奶一个劲儿夸萌萌会处事儿。小丫头立刻许诺晚上还要陪爷爷喝一杯!

因为实在太开心,萌萌宝贝分别在上午下午和半夜打了三次电话给姥姥姥爷和二姨拜年,当二姨说等她去串门的时候人家一点儿没犹豫,说我去我去,只住五天话茬再也没提起,哈哈。最让人吃惊的是下午那通,她突然说要跟二姨通话,因为不是今天第一次打过去,我教她无论谁接都要说:“我是萌萌,想跟二姨说话。”电话一通他听见的是姥爷的声音,不等我反应过来,人家立刻说:“姥爷新年快乐!”……这孩子都成小人精了。

下午大家醒来后开始包饺子,奶奶把材料准备停当,我提议让爷爷奶奶休息或者做其他事情,咱仨人儿来包,爸爸负责擀皮,妈妈包,萌萌也跟我学包饺子。三口人干得有声有色,萌萌最终包的八个都很不错,当然需要妈妈帮忙放馅儿,爸爸负责检查,妈妈再最后处理一下就完美了,嘿嘿,总之包饺子是很成功的啦。

春晚前的一个小时由爸爸提议,作为全家表演节目时间,所有人都表演了歌唱节目还有舞蹈,舞蹈主要是爸爸和萌萌在跳,尤以冬天里的一把火最火啦,没想到帅哥的舞姿那么有特点,实在佩服啊佩服。今天的春晚节目还不错,我们看得也很安心。主要是萌萌宝贝没看到李咏吧(其实现在她看到李咏不再哇哇大哭了,哈哈)小丫头实在太高兴了,保持了十几个小时高度兴奋的状态,看晚会时她一度把脚丫子放在帅哥脖子上,奶奶让她再来一次,她立刻狡猾地说再来一次爸爸就烦我了。之后她递给爸爸一个巨大的苹果,帅哥故意很吃惊地说是苹果妖精啊,哈哈,爷俩终于不再像往日般一个严肃一个敬畏了,好兆头哦。不过希望宝宝今晚别睡毛愣才好!

半夜十二点全家大拜年,奶奶给每人一个红包,里面全是崭新的票子,心意我们算是领了,不过还是不好再要老人的钱啦,拜年后领着萌萌到楼下放烟花,小丫头开心极了,真是长大啦,不怕鞭炮声不算,自己还能放小小的烟花呢。等我们俩在炮火中返回家已经下半夜一点。

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三点了,帅哥看电影弄得我精神起来,萌萌宝贝之前嘱咐我把她的趣事都记下来,做妈妈的我不能辜负女儿的心意啊,好了,就到这里,大年初一帅哥大舅一家还要到沟里,我得睡了,真是快快乐乐的年三十啊。最后祝愿全家牛年大吉大利,所有亲朋万事如意!

无雪冬天里的记忆

志:    时光飞逝岁月无声,老了青山老了容颜,但我们亲情不变,对妹妹的关心不变,也许平日的忙碌让彼此忽略了那句简单的问候,但真诚的祝福已在心里重复万遍。

偶:    祝福千遍不比亲情无限,仁兄一条短信骤使思绪蔓延,又是这样一个冬天,怀念雪也怀念那燃烧着的童年;老了青山老了容颜兄妹真情不变,期待不久的将来再见,定要奉上螃蟹海鲜大餐。

志:    好聪明的小妹,好油滑的巧嘴,期待着我们的重逢,奢望着肥美的大闸蟹,更渴望能尽地主之谊,以表达我如火的热情,代问家人安好!

偶:    有其兄必有其妹,甭管谁做东见面再议,无论海蟹河蟹肥美就行,问候已带到。最后一句:奶奶现在你二舅家,有我和妹妹陪着,状态尚好,请大姑放心。

志:    你什么时候回大连呀,见不到小可爱会很想念吧,过年还回来吗?反正我是要回去的,我和二舅有个约定,一起举举他的酒杯-二胖哦,你说天大还是地大,哈哈

偶:    我再陪奶奶两天就会大连,等你家宝贝出生就知道做父母的心儿了,过年我还得回来,二胖还不知道天大地大呢,她就后悔当初不该做梦弹她二哥脑嘣儿。

以上是在伯父葬礼后跟志表哥的短信交谈,他狡猾地把我电话号码弄去却把他的电话从我手机里删除,不过,收到他的短信,偶就是用脚后跟也能猜出来是谁,嘿嘿,因为我们是姑舅兄妹,有绝对血缘关系的心灵感应哦。伯父的突然去世,让我们这些久未谋面的兄弟姐妹齐聚一堂,虽然这个缘由太过悲情:(空闲时我们好一通回忆小时候的种种趣事,首要的就是想当年的放火烧山……他们还念叨着明年奶奶八十大寿要再聚云云,我也跟着应承,谁知道奶奶有没有那种心情呢?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伯父的离去加重了对雪的向往和怀念,对于北方人来说无雪的冬天总是让人觉得不爽。遥想二十余年前也是个无雪的冬天,我还没上学,顶多六七岁的样子,过年在奶奶家一住下就走不了,大山阻住了回家的路,无奈,只得跟堂兄表兄们天天玩,做各种已经不大记得的包括弹玻璃球扇纸牌( pia ji )之类的游戏,奶奶家只有我这么一个宝贝女孩儿,长辈们稀罕,哥哥们也都稀罕,甚至于到哪里都带着我,上山探险也不例外。据大人们说奶奶家门前的那群山里有老虎洞,还有防空洞,哥哥们早都想去看看了。

临走前,大姑家的二表哥也就是志,非得用压岁钱从小卖部买几根蜡烛和火柴,说是在山洞里用得着,无论二位堂兄怎么劝说都没用,志表哥也信誓旦旦地说不会在山上放火的。

我们一行四人外加一条狗,又好像是五人,不记得有没有叔叔家的堂弟了,他当时才四五岁的样子,咱权当是四人吧,话说四人浩浩荡荡进山,因为没有雪,到处都显得不干不净,灰头土脸,偶尔能看到干枯的山枣松塔烂苹果冻梨子之类的东西,当然,松鼠也是有的,可惜那松鼠不像我想象中硕大可爱颜色鲜艳,只是比一般老鼠大一点点,尾巴长些散些翘些,不是橙色的皮毛而是土灰的。还比不上刺猬令人欣喜呢,当然,我说的是伯父家发现的那只冬眠的大刺猬。

越往山上走风就越大,奶奶家的小平房也渐渐变小,拐了几拐也消失在视线里。哥哥们也真是厉害,居然率先找到了老虎洞,我们几个胆战心惊地查看洞口周围有没有老虎爪子印,居然真的有!!!不过后来才知道那是人们开玩笑造出来的,呵呵。至于防空洞好像是战争时留下的,洞口不大,几个人爬进去发现别有洞天,进洞后的开阔地可见有供桌香碗红布之列的东西,看着怪慎人的,也似乎有烧纸的痕迹。我们不甘心就此罢休,按照大小顺序提心吊胆继续排队前行,狗自觉留在洞口等着我们。因为越往里越黑此时蜡烛真还就派上了用场,哥哥们说点蜡烛进去才行,一来可以照明,二来免得山洞深处没有氧气我们得不到提示给憋死,蜡烛能燃烧就证明安全。

摸索前行,路越走越窄,路面越来越崎岖,最终被巨石拦住,估计是年久塌方了吧,四个人决定打道回府,如果当初真的就这样回去一切就都完美了,然而,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二表哥鼓捣着说想在洞里烧点柴火,暖和暖和,也可以稍微纪念一下,好像打算以后有时间再去看看似的。不幸的是洞口外还真的有些捆好的树枝,估计是哪家给果树剪枝收集起来的。几个人鬼使神差般拖进去一捆,看着火焰燃起,我们也迅速离开洞口,记不得是山洞里的火苗窜出了还是二表哥不听劝另外又在外面点燃的,反正火呼的一下就着起了,大家看情况不妙立刻开始扑救,用树枝和衣服拼命拍打全都无济于事,大堂兄集中生智就地打滚去压火苗,那一刻火似乎真的灭掉了,可一阵风吹过又着了一大片,山上风大,我们再怎么努力火势还是控制不了,而且越燃越烈,满眼都是红蓝相间的火苗子,大家准备逃跑,志表哥一看祸闯大了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说是要留在山上等人前来捉拿,在二位堂兄的劝说和拖拽下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逃了,至于我,除了大哭什么也做不了,腿都吓软啦,一路上都是哥哥们背着我,记忆里主要是大堂兄背着的,可这次见面志表哥非说那会儿他也背我来着,我噘嘴反驳说只记得他呵斥我,让我不许哭来着,呵呵。

二十几年过去了,这个无雪的冬天里没有上山放火的惊心动魄,却因为伯父的去世引发了童年关于火的记忆,之前每次家庭聚会都会提起我们小时候的壮举,最初那些年还有事后志表哥挨姑姑姑夫收拾的情节,还有我们长途跋涉跑到二姑家某位哥哥眉毛烧掉的那段儿,还有我们逃掉后山下几个正在玩耍的无辜小孩儿吃瓜落被罚款的后续,如今只剩下主要场面和零星拼凑的记忆了。据大家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只要一提起上山放火我都吓得不行,不过十来年前我们以志表哥为首的一行人还真的又上山了,不是放火是踏雪。

踏雪就没什么太多记忆了,肯定有堂弟还有一个远一层的表弟,因为积雪太深,换作我和志表哥两个最大的人儿完蛋了,一脚下去就陷进学翁里出不来,要互相解救才行,我和志表哥是平原上长大的孩子,表哥家后来又搬到了鞍山市内,俩人都比不上山里的兄弟姐妹们泼实,那次上山因为大雪没有机会再放火了,虽然表哥他带了打火机,哈哈。

还是说说放火那次吧,闯祸的四个孩子里我最小,二堂兄大我两岁,志表哥大我四岁,大堂兄应该是大我五六岁的样子,如果有堂弟,那他小我三岁,如今这四五个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除了闯祸的志表哥是后进分子,我们几个的孩子都好几岁了,当然,志表哥也很能耐,找了个小我三岁的表嫂,来年春天也要生了,而且姑姑说不是表哥宠小嫂子,而是小嫂子得处处让着表哥,唉,什么世道啊,表哥咋就那么有艳福呢?难怪我前两年想给介绍的那个同学他看都不看,感情就是想老牛吃嫩草啊:D

现如今由于计划生育大多是独生子女,等到萌萌长大可能不会理解这段故事的,她更无法想象怎么能有那么多兄弟姐妹一起玩耍,体会不到其中的酸甜苦辣。三十年一晃就过去了,如果真的像刚表哥说的那样再过二十年,我们这辈人也成了老爷子老太太,再回忆起童年会是什么样子呢?唉,真是老了啊,这两天一直在回忆童年往事,庆幸自己记事比较早,倘若像萌萌他爸那样,得少多少乐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