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惊一场

星期一去看孩子觉得她状态已经好得很了,除了流鼻涕之外没什么别的症状。那天晚餐在我的精心照顾下,吃了三四块儿排骨和半碗稀饭,还喝了些排骨汤,我们都以为她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然而,今早八点来钟萌萌她爸突然打电话来,说一个同事昨天在515车上看见小孩儿了!我的天,515是开往儿童医院方向的车啊,我立刻打电话回沟里,没有人接!八点,这么早又不去幼儿园,肯定去儿童医院远了:(打电话给爷爷,果不出所料,他们已经到了。我想跟着过去,爷爷死活不同意,说孩子没有大碍,唉,心有点乱了,担心啊。

九点来钟,幼儿园的贝贝老师也打电话,询问孩子的状况,顺便通知拍集体照片的事情,跟老师简单聊了几句就挂断了。之后我借故又给爷爷打电话,说想中午去看看,爷爷还是很果断地回绝了,说他们已经在回家的路上。无奈,我只得心事重重地去看书了,因为心里有事儿,学习效率极低。来回的路上都发现天气不够晴朗,似于有点扬沙,恍惚惚的感觉,一如我乱糟糟的心,本想从图书馆出来去给萌萌买些她喜欢吃的蛋挞和肉参也懒得动弹,想给沟里打电话问问孩子醒来没有,又担心爷爷还是拒绝,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往回走,路上看见有卖天津大麻花的车子,买了个黑芝麻的又买了个藕粉的,准备有机会给沟里送一个。

到家之后也是什么心思都没有……突然电话铃声响起,爷爷的声音有点反常,我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他上午分明说孩子没事儿的,这会儿又乱了方寸,说孩子状态不好,让我马上过去一趟,我的天啊,爷爷向来是个稳重的人,他这样说肯定是问题严重了,我吓得腿都软了,胡乱拿了些钱,心想不行就住院吧,千万别耽搁了。

一路无话,等我急三火四地打车过去,发现爷爷的确脸色不好,奶奶也上火了,嗓子沙哑,孩子刚睡醒的样子,状态看起来一般,似乎有点虚弱,但是没发烧,没咳嗽,鼻涕也几乎不流了,到底是怎么了呢?我有点纳闷儿了。仔细一问,原来是孩子咳嗽得有点厉害,又耍性子不愿意扎针吃药,之前把吃的饭也咳嗽吐了,老人就担心起来。我一边跟奶奶聊天一边观察孩子,觉得状态真的还可以,看奶奶实在担心,就决定再去医院看看。我带的大麻花派上了用场,萌萌临出门就特别想吃,出租车上小丫头已经吃了两块呢,呵呵不像有病的样子啊!晚上患者很少,医生看过说没什么问题,晚上吃药就好,明儿早晨早点挂点滴吧,小丫头听了很开心,我们大人也跟着高兴,呵呵,没问题就好了,给萌萌爸爸打电话,看能不能一起回家吧。

一起回家不可能了,爸爸的还有工作要忙,倒是一起在川王府阳光吃了晚餐。小丫头很开心,吃的实在是不少,大家也都跟着开心起来,爷爷奶奶不那么紧张了,我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到肚子里,真是虚惊一场啊。

小丫头啊,赶紧好起来吧,大家实在为你担心啊,爷爷眼睛发红了,奶奶嗓

子也沙哑了,妈妈没心思看书,爸爸也牵肠挂肚的……

可怜的宝宝

萌萌上幼儿园已经有三个星期,上周末回沟里,看她活泼开心能吃能睡,脸上都长肉肉了,以为她已经完全适应,正暗自高兴呢,想不到,星期五就听奶奶说她又感冒了,唉,毕竟是个心思细腻的小丫头,还是有点上火啊,我们有点高估她的适应能力了。

今天下午回沟里,发现小丫头比想象中的小感冒要严重多了,星期五奶奶说萌萌感冒了,没去幼儿园,三个人在乐购逛呢, 还以为就是一般的打喷嚏流鼻涕之类的小问题,都能出去逛超市,能有多严重,没准就是逃避上幼儿园!然而,今儿仔细一了解,才知道幼儿园的阿姨星期三就发现孩子有点不对头,说是懒懒的样子,别的小朋友做游戏,她却想休息,当天中午就让爷爷奶奶接回去了。二老看孩子没什么大碍就放下心来,想不到星期四就开始发烧,严重了,赶紧带去打吊瓶,不过好在这两天倒是强多了,就是不爱吃东西。

我们去的时候小丫头刚刚睡觉起来,一看那小样子真是太心疼了,明显就是上火的表现,眼睛大大地有点发红,眼角覆着很厚的眼屎,眼睛大大地,明显憔悴许多,前些日子长得那点肉都掉没了。倒是看见我们来了特别开心,尤其是看到爸爸拍回来的小包和娃娃更是两眼放光,立刻说:“小包好漂亮,那两个娃娃真可爱,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我们立刻说是啊,那太好了,你要早点好起来,才有力气照顾那两个小娃娃啊。爷爷奶奶忙做饭,爸爸也去了客厅,只剩下我们母女两个独处,在我的启发下,小丫头叨叨了一些幼儿园的事情:说幼儿园里有她的朋友,叫虎虎,是个男孩子,他们俩是好朋友,虎虎长得也漂亮,个子不高,还说虎虎午睡的时候在她右边,最重要的是虎虎感冒流鼻涕了!据奶奶说,类似关于虎虎的事情,她压根就没跟奶奶提起,二老还一个劲地说幼儿园阿姨又多厉害呢,呵呵,还是妈妈厉害啊!

看样子小丫头的确好了一些,虽然还是有点儿虚弱,但是已经开始玩耍逗乐啦。晚饭奶奶特意做了孩子还吃得东西,我也耐心地喂她吃。总体来说还不错,孩子吃了些馒头蔬菜,还喝了半碗厚厚的米汤,当然,也有爸爸督促的功劳。我们都盼望小丫头赶紧好起来,同时也决定下周就让她好好在家休息了。马上就是萌萌三周岁的生日,我跟她爸爸已经想好要给她像模像样地拍一套艺术照片,小丫头明显也很期待的样子,立刻就想让我给她拍,当我说没带相机的时候,人家马上说用手机得了,可惜的是我连手机也没带,只能许诺说明天一定带手机去给她拍了,爱美就是女孩儿的天性啊。

希望可怜的宝宝明天就能完全好起来,我定会给她拍最美最真的照片,记录下她健康快乐的模样,让我们期待明天!

折磨,绝对是一种折磨

从原来的单位离开已经接近三个月了,然而,保险的事情直到今天才算基本落实,每个月都折腾一大通,我就差疯狂了,简直是折磨人啊,真想说一句:“主任,你不是哪个冤家对头敌特分子派来折磨我的吧?!”

第一个月由于时间来不及决定暂且在原单位交了,好在没出什么问题。月末,略为知情的会计跟我说帐号已经封存,准备转去的单位接收就可以了,并且给了我原单位的编号。当时我还美滋滋地想:恩,挺简单,跟人家说的一样。结果等我真正跑到人才中心办理调转手续的时候,那里分管的领导说必须先由原单位专门负责的人员用微机操作,先转出,然后再转到人才中心的编号里才行,不该封存的,还要求在四月10号之前办理好,否则会影响正常缴费。我当时就立刻给原单位主任打电话说明情况,他满口答应说尽快帮我搞定。

不巧的是四月份赶上了新的公休制度,清明节放假,连休,之前没好意思催促,等假期一结束,我就打电话询问,结果领导很符合一贯做份,根本没办好那件事儿,人家是贵人多忘事,简直忘到脖子后头了,忘了就说忘了,还跟我说了诸多忘记的理由,去,关我屁事儿!后来又催促几次还是没办理成功,也不知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无奈,分别跟主人和人才中心打招呼,说四月份暂时还在原单位交,五月份再转过去吧。为了交钱又跑回原单位两趟,唉,愁人啊,混乱,那是相当地混乱了。

五月初我 特意上网查询社保的个人帐号,竟然发现四月份的保险并没有交上,天啊,立刻又打电话问主任,人家说正想跟我谈呢,说我这边问题特殊云云,说已经封死转走了云云,我彻底懵了,再问人才那边,人家说好,过来办理吧。我一去,人才那位主管的查询以后说目前账户处于欠费状态,需要先补上四月份的保险和滞纳金,特意打了一张具体的办理流程给我,俺一看得去社保中心,时间紧急啊,只能嗷嗷打车去了,社保中心那儿部门繁复,去办事儿的人也多得可怕,我在里面简直是晕头转向,意外碰到了之前人才那个领导,算是帮了忙,少跑了一些冤枉路,好歹算是把四月份的钱补上了,并且还交了二十好几的滞纳金呢,原本人才那领导好心安排我找社保中心相关的部长签字,好像可以减免滞纳金的,可惜第一个部长签字以后劝我还是放弃的好,马上中午了,之后还要找几个部长签字,那点钱犯不上折腾,当时我也跑糊涂了,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等下午再回去的时候,人才的领导还特意问起滞纳金的事情,结果,我辜负了人家的好意啊,惭愧,二三十块也是不少钱呢!

另外要提及的是,补交以后突然发现下午再要去人才交五月份保险现金明显不够了了,又赶上大中午的,倒不如回家吃饭取钱的好,家倒是回了,不过接了孩子以后回的是婆婆家,下午又顺路去街道问了点事情,再想回自己家真是懒得爬楼了,灵机一动,回原单位取钱呗,他们四月份的不但没给我交还导致产生那么多滞纳金,坚决得回去拿。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现金会计手里居然连区区几百块钱都没有,那哥们儿很无奈地说,手里顶多有八十块钱,还有很多硬币,那是我差点当场晕倒,不知是单位穷还是我点儿背,唉,临时先拿一点应急吧,剩下的五百改日再说好了,定好的日期是那周之后的周一(下雨了,地震了,请关系好的同事帮忙拿的)。真是受不了啊。那天我腿差点跑断了,心想,甭管别的,转走了就谢天谢地啊,电话不知打了多少,冤枉路不知跑了多少,钱不知搭了多少,只要别这样折腾我就好啊。

结果,我高兴的太早了,前天 人才那领导又打电话,说我这边帐户有问题,他还是进不去,操作不了,估计是没转过去呢。话毕,我立刻犹如五雷轰顶一般——从三月末开始,每个月折磨我一遍,真是没头了!!!当天回家我就疯狂了,疯狂上网查询社保相关内容,又打电话查询个人账户详细状况,结果,人家明确告诉我,帐户状态正常,还是在原单位……我去砸他家玻璃的心都有了,主任啊,你还能不能干点儿事业了,不就是计算机上操作几下嘛,至于三个月整不明白吗?再打电话的时候我连主任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因为实在气愤,实在闹心,他声音又那么小。结果,他说我是主任,还说他也上火,那位大哥,有没有搞错,我上火还差不多,我看他一点都不上火,哼。他立刻又说上火的原因是他老爸身体欠佳,唉,院长他也不容易啊;)我有这样的儿子,也会上火,身体欠佳的。虽然主任人品不错,办事儿也太折磨人了啊。后来我俩约好周四上午再解决,也就是今天了。

为了能够 及时找到主任,今天俺直接跑单位去了,办公室打电话特意把他喊道中心(幸亏没傻掰掰地打电话给他,人家说他手机泡水了,哈哈)见面以后就直接去他家上电脑开始鼓捣了,还是怎么都不行,他说是操作系统变了,然后又是转又是查就是不好用,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不是内行,愣是给逼着看门道,好在是四只眼睛啊,突然发现了操作说明,按照提示一步步下来,终于,弄好啦 ,之后再查询结果也是转出并且转到了人才的编码上,只待审核了。感谢天感谢地啊,感谢我们孜孜不倦的努力啊。,末了主任说可能是因为我告诉他的是新的身份证号码,而原来开户时是老号码才导致了麻烦,还好心提醒我以后再办事儿要用老的身份证号码云云,我一点也听不进去了,因为那些已经都不重要了,结果才是最最重要的。再者说身份证新老都是唯一属于我的,横竖跟别人不相干 吧,哈哈。

明天再查询一下审核结果,看看有没有必要再跑一趟人才,希望这件事儿就这样顺利结束吧,如此的折磨实在让人心力憔悴,不知是整个社保管理混乱还是我们主任不熟悉业务,这件事儿弄得我几近崩溃。每次都以为处理好了,不用再跑了,跟原来的同事告别那么多次,自己都絮烦了。被折磨成这样,真想发句感慨:当今社会,小老百姓去衙门口办点事儿,咋就那么难呢,到底差哪呢。而且特别想对他们说一句大连话:简直叫喃苛了!

失眠了,写得又臭又长,希望能把怨气都发泄出去,最后祈祷一下,从今往后万事如意吧!

为支援灾区尽一份力

面对如此惨重的灾难,我们小老百姓除了揪心烂肺地看看新闻,鼻子酸酸地掉泪,力所能及地捐款捐物别无选择。在巨大的天灾面前,人,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上周很早的时候,帅哥的公司就开始号召捐款了,据说大家捐三百二百的居多,也有一两千的,大领导还捐了一万呢,作为小职员的他捐了五百,中午特意打电话来,说捐的五百里带上了我的份儿,因为考虑到我现在赋闲在家……五百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在这样大是大非面前,帅哥表现得还是很有男子汉气概的。
我呢,在移动第一次发信息号召的时候,小小地捐了两元,想想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权当作一份心意吧。
昨天回沟里,听奶奶说小丫头上周四回家就一字一板地把老师的话学给二老听,她很认真很严肃地说:“爷爷奶奶,四川地震了,我们捐钱给他们吧,捐多多地奥……”奶奶看小丫头的样子,心里也酸酸地,第二天送她去的时候帮着捐了五十块钱,看见小朋友有捐十块的,二十的,也有个别五十的,连幼儿园都号召小朋友献爱心了,看来真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啊。
也许是受到了宝宝的影响吧,我突然特别想为灾区做点什么,当初的两块钱,真是不足以表达心意啊。看见群里面的一个女生准备去献血,我也开始热血沸腾起来,一大早在就在QQ上发现了灾区现在AB型血紧缺的消息,就更加难以平静了。学医疗出身的我明确了解AB型血的人为数甚少,如今赶上灾区紧缺,怎能还无动于衷呢,虽然帅哥说我身体偏弱,还是抵不住我一顿劝说,答应我去打电话报名了。
大连红十字会血液中心的电话到中午了还是很难打进去,终于打通的时候,我简直跟彩票中奖了一样兴奋。接线的是个声音很有磁性的男同志,报了姓名和电话,以及地址所在地给他,就等消息了,心里突然踏实许多,能为灾区出点心力真是觉得荣幸呢。

一会儿就是全国人民为汶川地震死难同胞默哀三分钟的时刻了,就写到这里吧。我也要稍微收拾一下,准备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