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感想

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闭幕式只有半小时,cctv里提到少林弟子要来,我倒,不知道释永信CEO会不会亲身上阵。

大连这地儿,还是没添多少可以运动的场所,考研时经常去打打篮球的中学,早就变成了全封闭。奥运,除了看看几个比赛,聊聊花絮,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这大半个月,还是有很多传奇。最值得花絮的,就是艾蒙斯,他打中了多少环并不重要,大家看到的,是他妻子捧住他的脸,那时的温柔。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跟我一样感慨,有爱,真好。

奥运,鸟巢里有多少人是它的建筑者,重新回到那里?有多少人,建造了鸟巢之后,被劝回家乡看奥运?我不知道。

2008年8月以后,大多数少年会选择篮球作为他们的主要运动,中国男足,就是一堆狗屎。

回到家乡的运动员、教练,为另一个国家效力,当他们与中国队员交手,那震耳欲聋的“中国加油”会让他们有什么感触,很值得联想。

刘翔,当时为何退赛,是不是有阴谋?足可以拍个电影了。我还是支持刘翔,无论如何,他已经做到他的本分。

这届奥运会,如果有遗憾,那就是假,唱歌的假唱,体操的年龄让人怀疑。为何不能真实一点,哪怕不够好。

张斌、胡紫微又出来了,真是春风吹又生啊。

2008年这个多事之年,会不会因为奥运“冲喜”变得好一点?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一边看着罢了。

走出阴影

从刘翔放弃比赛那天开始,心情就跟着飞速滑落,原本以为刘飞人会再度点燃激情,激发国人斗志呢,结果却大出所料,那么平静地退出比赛,离开赛场,甚至最后连个鞠躬致意都没有,到底为什么啊?他欠我们所有关注他,关注奥运比赛的人们一个解释!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只看了个结尾,看到刘翔的孙指导坐在摄像机前拼命“挤眼泪”实在难受得很,真是想不通,何苦来这一下,要么事先就跟大家坦白,身体状态不好,压根别去参加报名参赛;要么就利利索索跑完全程。整这一出是何苦,咱不知道真是他的伤病导致这样的结果,还是心理压力太大,担心跑不过萝卜丝儿,总之,是临阵脱逃了。刘翔的退赛不禁让人联想起战场上的类似状况:指挥官说冲,手下的士兵却掉头往回跑……该砍头还是枪毙呢?当然,奥运会毕竟不是战争,咱不更至于要砍头枪毙,但奥运会除了比赛成绩,最重要的是奥林匹克精神吧,挑战极限,挑战自我,虽然不用拼命去完成比赛,非得取得什么名次,但起码要尽全力去争取用最好的比赛状态,创造最好的比赛成绩吧,就算不跟别人比也得尽量去超越自我吧。你刘翔凭什么选择放弃,伤病真的到了那个地步,还是面对强大的对手胆怯了?该不是担心辜负中国人民的期望吧?这种临阵脱逃,恐怕比跑了倒数第一名更让人心里难过。实在百思不得其解啊,刘翔,你到底为什么要放弃,原来的张扬个性哪里去了,是不是雅典以后得瑟大了,啊?!

那天上午,我早早地就把家里一切收拾停当,准备好观看赛事直播,然而,等来的却是那样的结果,实在让人难过,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也可能是赶上状态不佳吧,接连几天都觉得没有力气跑去图书馆夺位置看书,就在家里做做模拟题,说到做题那阵子一直不错的,想不到那日判卷后正确率只有51.几几%,简直创了历史新低。面对一片片的错误题目我简直欲哭无泪,就这样子的成绩放弃算了,还学什么学:(

一个网友见我学习状态不佳就发了新青年上的五年四班佳作给我看,简直笑死个人,那仁兄建议我状态极度不佳的时候就适当放松一下,别逼着自己学,自己找点儿乐子,比如看看搞笑视频。放松两天以后心情渐渐好了起来,回过头一一总结了问题所在。心想,千万不能放弃,别跟刘翔那样让人瞧不起,切。

这两日状态渐渐好起来,今天上午的一套题目150道,对了100整,正确率66.666%!!!哈哈,太顺了,如果真能保持这样的状态,肯定没问题了,终于走出前两日的阴影,重新获得自信,简直开心死了,为了庆祝一下,特写此文作为自勉,加油哦,咱不跟刘翔学,哼!

被迫病休一天

理论考试迫在眉睫,再不磨枪恐怕来不及了,因此最近都是从早到晚地泡在图书馆里。

想努力学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八月初,全市的中学生相继放假,去自习的人一下子多得可怕,有一次,我死活找不到座位只得跑到分馆,周二早晨八点多自习票就卖完了,等我赶到鲁迅路,分馆也满员,晃荡着跑到妖妖那里借口送系统盘呆了一会儿,下午回家恶狠狠地做了两套模拟题,累得眼睛都直了,于是下狠心,决定以后八点刚开馆就到。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等我周三真的八点赶到时,排队的人能有百八十个个了,心想二三百座位应该没问题吧,结果买完票各个厅都走遍了,居然找不到座位,因为那帮小孩伢子有相当一部分没买票就去占了好几个座,让他们倒地方就跟我装可怜,说好话,你说拿他们有什么办法呢?最后只得气哼哼地跑到前台退票。要说怪只能怪图书馆管理太差,市内可以自习的地方太少,当然孩子们素质也有点儿低!话说回来,大清早的已经来了,总不能就回家吧,看架势去分馆也是类似情况,只得跑到楼上多媒体阅览室上网,做模拟题了,于是又足足在电脑前呆了一整天,晚上回家照样累得头昏眼花,跟帅哥诉苦,他说要怪只能怪我去得太晚。无奈,决定第二天八点之前死活赶到,而且跟他们学,先去占座,哼!

星期四,七点五十我就跑到图书馆了,一看还没开始买票,排队的人却比前一天多一倍,我赶紧一溜烟跑到西侧二楼的自习厅,居然没开门,而且门口有个老头把守,正跟两个中学生交涉,说是必须凭票进入,我心想,今天情况有变?改变路线!从转门刚探头进西大厅,“尹叔叔”就笑眯眯地说没到点呢。咦?奇怪了,什么状况呢,等我再去排队发现队伍居然从前台沿着一楼大厅顺时针绕了一整圈,是前两天的两三倍多,天啊,这要是能有座位不就怪了?来把死猪不怕开水烫得了,硬着头皮耐心跟着排队,果然主楼一楼二楼都没座位,到了西侧小楼发现先前的老爷爷还在门口,他严格按照凭票入场的做法,只开一扇门。等到我进去,惊喜地发现还有一些空位呢。就连排在我后边的那些人也基本都找到了位置,最后那老爷爷居然关了所有的们,领着几个持票者挨个排雷(打击占座的),这下子几乎就座无虚席了。自习厅静得让人欣喜,一早无话。

唉,早该加强管理了,那天我学得特别开心。眼见着身边那些小孩儿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进进出出,有些还真不是来学习的,聊天,睡觉,谈恋爱,还有些捞到座位,九点多钟就走了,半天不见回来,你说他们何苦呢,就算一块钱的费用太过低廉也不必穷折腾一气吧,又不学习,占地方干嘛,切。

因为连日来的湿热天气都没睡好,前天晚上突然特别凉爽,睡得舒服极了,可能也实在是累了,最近都睡得很早。早睡早起,空气凉爽,心情极佳,昨天七点四十就赶去排队了,人没有前两天多了似的,有几个小男生叨咕着说前一天前台如何过分,只按人头买票;门口的老爷爷如果过分,之能凭票入场,呵呵,打击的就是他们。因为人不多,居然一楼就有位置,坐下之后心里美得不行了,一上午愉快度过,可惜发现厅里冷气太足,吹得我胳膊腿冰凉,胃肠也有点儿不舒服,跑趟厕所才好一点儿,近中午,实在觉得难受就试着去小楼看有没有地方,那里虽然人多,但基本上是自然风的,没想到大片大片的空座任我去挑,最后找了个靠窗的坐下来。又美美地学了一下午,只是后来又跑了两次卫生间,胃肠实在不舒服,不知是头天晚上没关窗着凉了还是上午空调太猛。

三点来钟,有点儿坐不住啦,跑去主楼边上网边做题,还是不舒服,接个电话,四点多就跑去沃尔玛逛荡。帅哥说要找地方过周末,我实在懒得动弹,索性就在沃尔玛下面的味千拉面等他。没想到那家伙也肚子不舒服,一碗拉面进去觉得好一些,去超市转了转七八点钟回家还是不行,简单吃了点药,八点多就上床休息,下半夜三点又爬起来蹲厕所,今早实在没精神了。起来做了点混汤面没吃几口就跑回床上休息,书看了两眼便去会周公了,实在没囊劲儿啊,有数的嘛,好汉架不住三泡屎。幸好帅哥他没什么大碍。中午我迷迷糊糊起来,吃了药觉得舒服些,敷好绿茶祛痘面膜,把剩下的面条吃掉,下午渐渐来了精神,开始对着电脑做模拟题。

做题时帅哥还嘱咐我休息,那家伙居然知道心疼我?做题结果差强人意,又是60%的 正确率!被迫休息的一天也不敢放弃学习,逼上梁山了啊。要说真是惭愧,以前浪费了大把的时间,现在却把自己折磨成这样子,何苦?

帅哥说晚上想去吃圣道,我晕,明知我胃肠这么弱,那烤肉他吃着我看着啊 ,最可笑的是那家伙在我看书做题的当会儿睡了好几觉,刚才居然迷迷糊糊跑过来,没头没脑问我,你昨晚在哪里睡的啊。我的天,太阳刚下山,还没黑天呢,今天还没过完,他睡糊涂了,哈哈。这不又睡去了!

因为被迫休息,没有把宝宝接回来,现在时间不早了,估计沟里的三个人应该吃罢晚饭,打个电话去吧,跟孩子说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