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失眠

很久没有这样难熬的夜晚,当一切都安静下来,只有我两眼瞪得像灯泡,翻来覆去烙饼一般!

中秋节,万家团圆的日子,我们过得丝毫不比别家冷清,而且热闹得超乎寻常,妹妹、表弟,公公婆婆和宝贝,再加上我们俩,齐聚在两居室的狭小空间里,我呢,作为女主人,责无旁贷地照顾大家的饮食起居。

妈早说我是张罗命,这话一点不假。结婚四年整,虽然总是懒得动弹,不管主动还是被动,大大小小的家庭朋友聚会却也没少搞。少则三两个人,多则七八个,菜品也从简单到复杂,四六八十甚或更多,成双数递增。我承认自己是懒惰的人,可往往又破车好揽载。就比如这次,因为马上要考试了,中秋节完全可以让弟妹跟大多数同学一样在校度过,我俩也应该带上大包小卷的礼物回沟里跟老人孩子团聚,有萌萌宝贝,我可能几乎不用操心饭菜的……

然而一切都是想想罢了。亲妹妹,咋能不叫回来一起过节呢,表弟刚来报到,学校那边人生地不熟,电话里明显听出他的苦恼——不适应环境,很想找人倾诉排解。这不,昨天下午她们回来,我就忙开了,晚上八九点钟四个人还不知疲倦地跑去长春路吃必胜客,然后唱歌,直到十二点多才回来,给沟里打电话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帅哥对于在哪里过节,怎么过,一再说没意见,我就只得跟妹妹商量了。原本准备按照妹妹的说法,等把表弟送走,出去约会的她回来自己在家上上网休息休息,我们照例下午去沟里,这样就省得出去吃铺张浪费,老人孩子也不用折腾,我更不必忙得晕头转向,只需早早回来陪她就好。然而,早晨的一通电话却将计划全部打乱了。萌萌想妈妈想得已经开始带着祈求的口气,问我去不去沟里,啥时候去,听我回答说傍晚见面,等她睡醒觉的时候,小丫头急得一个劲儿说她已经睡醒了!无奈只得跟婆婆商量下,最终决定沟里的三个人带上东西过来跟我们一道热闹了。

妹妹跟同学早有约会,不管不顾地走了,表弟很懂事,担心影响我们全家人团圆,显得有点儿窘,就跟我说想回学校去。我诚心诚意地把他留下来,还说他可以帮忙陪伴小美女的。结果性格内向,不善表达的表弟还真是跟丫丫玩的不错,虽然丫丫最开始有点儿认生,等奶奶赶来的时候,她已经很开心地说喜欢跟小罗舅舅玩了。也许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估计换作其他孩子,小罗表弟不至于有耐心哄的吧。

午饭有萌萌奶奶帮忙,很快做得,大家吃得都很开心,算是没白忙。下午两点多,做姐夫的送小罗去车站,爷爷出们溜达,我哄萌萌睡下,顺便自己也挠了一觉。只有婆婆一直在厨房忙碌,帮我收拾擦洗,真是辛苦她了。最近已经没心思打扫,连做饭也是大致凑合,帅哥没有挑剔反反,我得偷着乐呢。等到帅哥,妹妹和老爹相继回来,陪着醒来的丫丫学了会儿英语做了会儿游戏,我跟婆婆的饺子大宴也摆上了桌。晚饭后婆婆又嘱老爹帮着修了厨房的水龙头,因为想让我们早点儿休息,七点多就带孩子回去了。

这次聚会萌萌算是最开心的一个。虽然做妈妈的我忙得没太多时间陪她,但是有舅舅和小姨加上爸爸陪着玩,也很不错了,动不动就给大家表演节目,实在看着很HIGHT。婆婆心疼我,早先就想带萌萌回去的,后来我们还是决定尊重孩子的意见。想不到丫丫很坚决地说要回沟里。奶奶说小丫头心里透明白的,本来看奶奶忙活就想妈妈想得发疯,回来后发现妈妈比奶奶还忙,还是跟奶奶回去的好!

临走我跟丫丫许诺,说考试以后就好好陪她。小丫头天真地问:“妈妈,你早点儿考,行不行?”我只能回答她说尽量,因为是全国统一考试,妈妈说了不算。唉,赶紧考完吧,小丫头的可怜样子实在让人心疼呢。

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敲敲打打写了这么些,还是不困,不过决定上床酝酿一下闭目养神也好。累大了实在不是滋味啊。唉,失眠,恐怕要老得更厉害了:(

三鹿

大家都知道三鹿最近大壮国货风采的神威了吧?

小孩小时候吃的是雅培奶粉,据说是国外进口国内分装的,比这种完全国货好在一点是生产商质量控制比较好。

早年去日本时,买了一个Sony的单放机给秀楠妈(那时候还谈恋爱),买的时候售货员特意说明,这个单放机是马来西亚生产,不是日本本地制造,所以价格上有优惠。从那时起到现在我一直认为并且坚信,中国企业出口欧美日的产品可以信赖,比如我的ipod就是中国组装,但是中国企业在国内销售或者只在国内销售的,都要小心谨慎,哪怕广告做的天花乱坠,代表产品就是我们这些药品、保健品、食品,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东西。

让我如何爱这种烂货?不要以为有个脑晕,我们国家就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那些爱国的海外哥们,怎么都一个个还呆在国外不回来?这个事件国内质检部门未必不知情,但是为了脑晕,他们一定会选择一个和谐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最后结果会如何?一定是要某个领导批示,然后工作组大张旗鼓工作,然后几周以后或者几个月后不了了之。国内总有新闻,还怕没有别的消息把这个事情冲淡么?现在谁还记得汶川,谁还记得贵州俯卧撑,谁还记得那些去年前年很多年的事情?

只是可怜了那些受难的孩子,他们没有个好爹妈。那些有头有脸的,谁家会去吃国内奶粉,都跑到英美吃正宗的当地奶粉了。比如什么瓜瓜什么明泽。

http://yingjiesixiang.blog.sohu.com/97125890.html

薄瓜瓜上的中学,叫哈罗公学,每年学费2万多英镑,相当于人民币40万左右,比范跑跑当老师的那个光亚中学还贵。范老师的年收入只有薄瓜瓜学费的一个零头。薄瓜瓜每个假期回家的路费,也超过范美忠的收入。

薄瓜瓜当选时尚先生。他在牛津上学的时候,玩橄榄球,玩马术,玩击剑,玩各种贵族极限运动。

懒婆娘的裹脚布

上周跟高中时最好的朋友约好星期天上午去看另外一个刚生了宝宝的同学。由于周六近凌晨一点才睡,就顺手关了手机,想大睡特睡一把,反正见面的时间是九点半,嘻嘻.

九点钟出门,等上车才想起开手机,意外地发现小姑家刚考上大外的表弟发短信来,说已经坐六点多的火车赶来报到了,我的脑袋立刻嗡的一声,毁了,原本说好他跟同学就伴来,不用家长陪同的,怎么临时变了主意?况且,我明明记得是9号啊!真是的,不怪帅哥他说我脑子不灵光了。

见了那好朋友简单聊两句,请她帮忙带上随分子的钱,就匆忙赶往火车站。约好的接站地点直到最后也没看见那娘俩,后来才知道他俩跟着人流奔北出口去了,唉,在志愿者指引下跑向大外接站车附近才等到终于见到小姑,见到从未谋面的表弟,真是感慨万千。家里亲戚走动还算可以,唯独这位小了我十一岁的表弟第一次见,不过可能因为血缘关系吧,并不觉得陌生,还颇有种亲切感。

一路无话(那娘俩晕车,大多是我在叨叨,介绍沿途的风景建筑)。跟着校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奔向大外的旅顺校区,很顺利地办好了报到手续。比起去年送妹妹,算是轻松多了,我干得最利索的活儿就是是帮忙清洁和整理床铺,呵呵。后来小姑邻居家在医科大学就读的一个男孩儿过来帮忙介绍学校附近情况,找银行,买东西–那里人生地不熟,能有这样的向导还真是不错。等一切安排停当,我饿得都有点儿心慌了,早饭就没吃,中午饭我来请好了,说中午,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姑姑和表弟也饿得够呛呢。那小伙儿找的还真是个好地方,虽然服务差一点,但是绝对好吃实惠,四菜一汤,荤素搭配,算起来还不到五十块钱,难怪那小伙儿说大外学生特别认那家店。

从餐馆出来, 顺路买了点水果,想不到居然碰见熟人。当时在我们学校卖水果的王小儿,居然也跟着搬到旅顺,我们可是看着他,确切说是看着他外甥长大的啊,去年回学校学全科的时候见过,这一下又有一年多了,世界实在太小了,王小儿为人实在,绝对不是奸商,这些年一直靠诚信经营的,我们都很买他的帐,也是那小校友带我们去他那里的。看来,人还是实在些好,可惜他的妻,看上去很不般配。

返回学校途中,我们终于有心思看光景了,发现环境相当不错,设施也是一流的,小姑禁不住发起感慨,说当初自己要是考上大学多好,眼圈也跟着红起来。考大学于她,的确算是一种痛了,当初由由兄弟姐妹资助,复课一两年还是没能考上,闲言碎语压得她喘不过气,大人们经常警示我们姐妹俩,要好好学,别像小姑那样喳喳呼呼。天知道小姑那个年代考大学有多难,而且,据说她严重偏科,物理极差,又有那么多男生追逐,唉……

等安顿好表弟,我跟小姑返回市内已经晚上六点多,因为小姑坚持说第二天有重要事情,就买了早晨第一趟火车票。帅哥说好要请小姑好好吃一顿的,我们就直奔结婚时那个酒店,小姑说不能空着手,拗不过他,只得简单领买了点萌萌喜欢的石榴和李子两样水果,知道小姑过得很紧吧,不忍心让她花钱,倘不是她有事儿,还真想豁出去,带她玩两天的。

大连这季节算是最适合旅游了,很想陪小姑逛街,买点衣裳饰品之类的,她总是带着羡慕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说我的衣服漂亮,戒指好看什么的,说我有福,说我的帅哥很好。我有点困惑,是什么让小姑变成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年轻轻的她,心态似乎老了很多,似乎岁月和生活的艰辛让她变得卑微了,不是我记忆中那个开朗自信的小姑,更像琪琪表妹口中的老妈妈了,也许我在她面前该安静些。

晚餐在愉快的气氛中度过,萌萌宝贝兴致极高,饭后给大家唱歌,背古诗,好一通表演,小姑自是喜欢的很。不经意间听见小姑跟萌萌奶奶的谈话,大致是小姑说自家条件不好,比不上两个姐姐,供儿子上大学很艰辛之类的,唉!真是不喜欢小姑这样说话,穷过富过,顺心就好,儿子那么争气,小姑夫为人忠厚老实,有手艺,赚钱也还可以,她自己也能做些活计。小姑虽然心气儿高,找了小姑夫也还算可以了,虽然年轻的时候可能有些小问题,现在儿子都上大学了,早已经坐住茬了吧。表弟的性格看起来就很像小姑夫,稳当,准成,不多言不多语,心里却特有数儿,将来,小姑家肯定越过越好的。

回到我们家已经是晚上九点来钟,洗了澡,领小姑简单参观下,看看照片,谈谈天,十点多就睡下了,为了送儿子,四点来钟就爬起来,真是不容易。我洗澡之后做了稀饭,上床后却久久不能入睡,可能是太累了吧,也可能有些兴奋。

第二天早晨五点半我跟小姑爬起,简单吃过早饭,本想挤挤时间去早市买些海鲜给她带回去,也顺便捎些给奶奶,被小姑拒绝了,她说家里从来不买,也不知道怎么吃那些东西,唉,又来了,就这样吧。我尽量多照顾表弟吧,相信对他儿子好,比什么都强。

马上就是中秋,希望在我跟妹妹的热情邀请下,表弟能过来跟我们一起过节,也好让小姑安心。

乱了

    最近很少写东西,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毫无生趣。如果不是还能跟帅哥撒撒娇,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有生命的动物了。

    因为考期临近,人变得异常烦乱。看书似乎没什么条理,只能机械性地做模拟题,正确率高时,自然欣喜一番,反之就万分沮丧。之前还经常接宝宝回来过周末,这两个礼拜也拉倒了。

    宝宝在幼儿园升了中班,很自豪地跟我说自己现在是甜甜班的小朋友了,而且特别喜欢新来的没保护好眼睛的老师,还多了很多朋友。对于她来说,去幼儿园也成了相对快乐的事情。在老师的建议和强制下,小丫头一下子报了四个班儿:蒙氏,英语,美术和舞蹈。前面三个是必须的,那厉害的贝贝老师说,不参加就得转到其他班级。最后的舞蹈是我们决定加选的,女孩子学点儿舞蹈,对形体气质总是有些帮助的,小丫头本身也很想学。至于英语,宝宝似乎没什么兴趣和信心,我答应帮她辅导,才乐呵呵地同意学。唉,简直是欺骗孩子,忙着考试的我,哪里有心情管她啊:(所以说,爷爷奶奶真是值得感谢,帮我分担那么多……

    妹妹升大二了,早准备买电脑给她的,因为当时学校不支持,就决定大二再说。这不,为了买电脑那丫头提前回来几天,我这做姐姐的带着她逛得昏天黑地,最终在帅哥的指点和陪同下买了她相对满意的一款东芝300系列的笔记本,算是了去一桩心事。还有一日帅哥公司有活动,我们姐俩去KTV唱了好几个小时的歌,简直非一般战士了,唱歌绝对是个体力活儿,累得脑袋嗡嗡的。原计划要去吃哈根达斯,实在是没气力了,只能作罢。本该好好复习的,却整天瞎混,简直毁了,闹心毁了。亲爱的妹妹临走时我一点儿没好气儿,让她赶紧滚蛋,之后又自责透顶。幸亏是自己亲妹妹,这要是小姑子,想必要跟我翻脸的吧。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该来的那个死活没动静,折磨得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中奖了,帅哥也受不了我的疑神疑鬼,强烈建议俺买试纸测一下才终于放心了。唉,做女人,容易吗?

    状态不佳,生理和心理都跟着有问题。痘痘困扰了我两三个月,虽然有内分泌的原因,我的美容师也像是吃白饭的!态度倒是挺好,不过怎么能对我的脸一点都不负责任,看着顾客脸上长痘都不管不顾的。大热天的,她们院长顾问之类的领导又赶上休假,临时找不到人解决问题。害得我只好去另外一家美容院办月卡排痘,懒得见白痴美容师,十天半月去一次,找她糊弄两下,当时就看在她态度好的份儿上,不跟她计较吧,等逮到领导再说。但可恨的是那丫头近来动不动就改休息日,明知道我跟美女姐姐搭伴儿做脸的,凭什么给我随便改时间,说了算了还。这一次更过分,自己不打电话,居然让别人通知我,切!前天,终于忍无可忍,找他们刚换回来的院长一通理论,那家伙被我说得只有道歉的份儿,原本,俺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可他们也太过分了,我把脸交给她们是用来学徒的,还是用来糟蹋的?简直浪费我宝贵的时间!难道我是花钱砸大脑袋去了?!幸亏,那院长识相,换了位资深的美容师,赠送了一次氧疗给我,不然,哼,没完,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切!急眼了给老娘退卡。唉,乱了乱了啊,整的自己跟泼妇似的。

    考试赶紧过去吧,再耗俩月,非得疯了不可。家里乱得像猪窝也没心思收拾,朋友约也懒得出去,一个人天天这样呆着,真成屋里憋屈型了。

    帅哥也表现不错,最近基本不跟我找别扭,容忍我撒泼耍赖,动不动还拉我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呵呵。上午一同学电话里还说大家都特别看好帅哥,赞我有福云云,哦,看来我不能一天到晚怨天尤人了。孩子有人管,老公不用操心。除了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交各种费用,也没什么让我操心的,老老实实看书,临阵磨枪得了。人得知足,别没事儿找事儿的好,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不值当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