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出江湖

    三月份从原来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离职备考,到现在已经有七八个月了,期间也有一两家可去的单位,可是跟帅哥商量过还是作罢,不够智慧的我毕竟不意易做到一心二用,边工作边学习于我似乎确有些勉强。
    终于忍到考完理论,过了十一,准备学游泳,学开车同时赶紧开始找工作,在家糗着的日子,一天也过不下去,好好一个人总这样子不傻肯定也会疯掉!
    星期一坐最早一趟火车去大石桥参加球球的婚礼,顺便买了份晨报,看到有个离家不远的军区的门诊招人,就留心放起来,可是之后跟妖约会跟同学出去happy渐渐就把事情淡忘掉,妖想约我昨天去面试的单位早过了面试的日期,才又突然想起那报纸,中午翻出来打电话过去,对方似乎很有兴趣,约我下午两三点钟去面试。
    于是乎一通忙活,七手八脚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拎出来晾出去,翻遍衣柜也找不到合适的衣服,洗了头发吹干终于决定换上黑色裤子,咖啡色针织衫,配上毛衣链,乳白的包包和正装鞋子,化了淡淡的妆,算是基本满意,正准备拿上简历出发,那边打电话来说临时有事请,改约第二天上午十点见面。我立刻没了精神,上网忽忽玩连连看,勉强等到衣服干了收进来就立刻爬上床补觉,之前跟同学玩得太晚,回到家又一通折腾,下半夜一点才睡……
    本来计划好今天一家三口去劳动公园坐旋转木马的,因为赶着去面试就由帅哥先去接丫丫,面试出乎预料的顺利,可能是遇到贵人的原因吧。基本条件谈妥,通知我周一就去上班,真是晕!游泳没学,车没学,家里还没收拾利索,就要去上班了,重出江湖看来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轰轰烈烈,只找了一天的工作,然后就通知俺去上班,真是始料未及啊。去跟那爷俩会合在车上打电话给家人报告消息,大家自是跟着欢喜一番,毕竟闲了这么久,大伙都担心我从此会彻底沦为家庭妇女呢!
    在肯德基给另外一个叫萌萌的小哥哥过生日,大家一起玩了会游戏,得了些小礼品,然后去看五环,开小车,比划轮滑,吃了小江南后到超市买了些东西还给丫丫买了诸多玩具,那个娃娃我也很喜欢呢。
    好了,丫丫睡了,抽空上来写点东西,她醒来还要一起回去沟里的,明儿就去上班了,给自己加油!!!

浩浩荡荡串门子

结婚前逢年过节放假回去看爸爸妈妈叫回家,结了婚照样是回去看爹妈,可定义就变了,变成回娘家,也叫串门儿。十一我们一家三口算是回娘家串门儿,上大学的妹妹跟我们一块儿回去,人家就叫回家,唉,不一样的感觉啊。

去年家里事情特别多,我往回跑了六七趟,今年忙着学习,从过年到现在算是第二次,好在五一前爸妈来大连玩了一周,不然得想家到什么地步啊,帅哥总是说我恋家,试问有几个做女儿的不恋家呢?

因为火车票紧张,帅哥好容易买到了29号晚上八点多的那趟车,到家已经下半夜啦。小美女因为很久没坐车出远门,自是兴奋不已,一路上聒噪得很。终于到家,寒暄一番,吃了丰盛的夜宵,等全家人都睡下已经下半夜三点多,因为实在累了,大家睡得都很沉(姥姥除外)。

30号算是休整期,我们这一行人大睡特睡,萌萌吃喝拉撒睡都很正常,哄得姥姥姥爷也很开心,只是玩得太疯,夜里做梦哭醒,让姥姥有点儿担心。我不知是精神放松还是热炕头的功劳,那个如期而至,也没觉得难受,只帅哥发现我脸色不太好罢了。萌萌小姨最可怜,回家之前就牙龈肿痛,而且接连熬夜,导致总是睡不醒,一天下来还是面色苍白,晚上居然跟同学越好1号去爬千山,我们都很替她担心。其实帅哥也蠢蠢欲动的,只是我的状况不允许,他只能作罢,谁让他不好意思跟小姨子混了:)

From 20081004

10月1日,萌萌小姨真是来了精神,一大早就起来走了,我们其他人在家做各种美食包饺子吃,萌萌一整天都开开心心地,屋里屋外跑来跑去,她看好了姥姥家稀少的几个玉米棒子,倒腾来倒腾去,一个劲儿地说姥姥家真好,还有大玉米,哈哈。做姥爷的不知怎么那天特别忙,玩疯了的小姨黑天回来,他却怎么也倒不出时间去接,只得派帅哥出马,萌萌姥姥很想发火,让我给压了下来,妹妹本来玩得很开心,若老娘发火岂不是大煞风景?不过帅哥见了小姨子还是说:“你要倒霉了!”结果,老娘真的没有太埋怨。小姨在千山给萌萌买的贵娃,小丫头很喜欢,只是总叨叨想要粉色的,还不停地问粉色漂不漂亮,唉,真是愁人,这么小就挑三拣四。晚上小丫头睡觉没哭,只是偶尔用小脚丫子踹炕,估计是做梦了吧。

2号一大早本想带着着小丫头去看望诸位姨姥姥舅姥爷的,可惜刚提起来她就哇哇大哭,后来才知道是之前被来买药的佩大舅妈给吓到了,姥姥说萌萌是胆小鬼,她就说那个人是魔鬼,于是就在家happy 一天。那天帅哥是最舒爽的了,在我的建议下,他跑去洗浴中心清爽一通,还买了些好吃的回来,小丫头也很受益,饮料和老肯的蛋挞让睡午觉起来的她眉开眼笑。晚上姥爷居然不忙,于是二姨陪萌萌玩,我们四个打滚子,小丫头总是跑过来拍马屁,说妈妈打得好厉害,还要给我上牌,哈哈,亏得后来姥姥看她,不然,我们是玩不消停了。顺便提一句,那几天我们总是在问宝宝想没想爷爷奶奶,她都很肯定地说不想,还瞪着大眼睛说姥姥姥爷家太好了,哈哈。

3号,一大早再问萌萌,她居然说想爷爷奶奶其中一个人了,我们没问出来是谁。在哄骗和诱惑下她终于同意跟我俩去看亲戚们,小姨因为说话嘴疼就留在家里。路上见到五姨姥家的豆豆哥哥,居然不理小丫头,让她很不爽,一个劲儿问哥哥是不是不喜欢他。在二姨姥家没看到大胜哥哥她也很失望,幸亏邻居家的一大群猪鸡猫狗分散了注意力。现在的农村跟早些年可是大不相同了,能看到哪家养那么全和的家禽家畜实在不易。萌萌姥姥家已经二十几年没有那些活物,其他亲戚除了狗也几乎见不到什么,二姨姥的邻居绝对是例外,从城里搬来的一家三口,特别喜欢农村生活,过得不一般地象样,比农村派头还农村派头呢。他家有两头猪,几只公鸡母鸡和乌鸡,鸭子和大鹅,还有兔子若干以及看家狗一条,小小的院子弄得热闹非凡,萌萌可算是开了眼,她顶喜欢的是那两头大肥猪,喔喔打鸣的大公鸡也好一通稀罕(据说那两只公鸡高兴了不分白天黑夜的叫唤),走的时候她明确表示下次还要来看肥猪呢,我们说过年要杀掉,可能看不见时,她拼命问为什么。唉,她哪里知道,猪最终都是要被杀掉的啊。晚上我们再问她,她就说想爷爷奶奶了,听说第二天要回大连很开心地样子,晚上照样是她跟姥姥玩,我们四个人打滚子,跟爸爸的好手气加上绝佳配合,导致帅哥跟小姨子都很不爽,哈哈。可惜的是小丫头因为白天去看亲戚时有点儿着凉,导致晚上临睡前说鼻子不透气,喝点板蓝根糊弄睡下,下半夜醒来又说鼻子不透气,只得给了好娃娃,我跟姥姥都下得够呛,幸亏第二天没事儿,算是虚惊一场。姥姥叹着气说,没去看她太姥姥就对了,不然把孩子折腾病了可如何是好啊。

4号,是我们返程的日子,因为火车票没指望,就早早出发准备坐大客,小丫头早晨的便便问题弄得我们都很着急,终于解决掉才带着大包小卷的东西上车,路上小丫头睡了一个多小时让我们轻松不少,最后的半小时我实在累得不行,都恶心想吐了,换成爸爸照看她,才渐渐好起来。大破车做得真要命,空调不舍得时时开,中间不进休息站,弄个电视连个广告都没放。有个假大款不停用破锣嗓子地打手机,唉。到站北广场,我们跟她小姨道别,踏上各自最后的旅程……

终于到家了,爷爷早早下来接,奶奶准备好了清淡的午饭,萌萌回到自己的地盘,自是开心得很,笑嘻嘻地跟奶奶说她想死奶奶了,唉,小破嘴儿真会说!我俩饭后早早回来休息,洗了热水澡舒服多啦,串门子大家都很开心,只是旅途实在劳累,希望下次小丫头再大一些能更好带吧,这次已经比去年好很多了。小姨说萌萌太好了,现在好像不用我们哄,她却经常逗我们开心呢,呵呵。做为爸爸的帅哥表现也很好,帮忙细心地照顾小丫头的饮食起居,还帮着包饺子刷碗呢。最辛苦的是姥姥,要照顾一大家子人,不过,我想她也是辛苦并快乐着吧。

浩浩荡荡的串门子终于告一段落,想到后天还要去大石桥,心里就是一紧,希望不会这样疲惫。好了准备传照片喽!

From 20081004
From 20081004
From 20081004
From 20081004
From 2008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