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一般的感觉——扫兴

老早就计划着有时间跟原来要好的同事出去吃饭唱歌,可惜不是忙乎考试就是碰上哪个没时间,一直没能如愿。终于,机会来了。帅哥今晚有事儿;美女姐姐的老公也刚好不在;妖妖是豪爽派的,积极得很;婵妹子早说好随大流的,至于耗子,没抱太大希望,有哪个爷们儿愿意跟一群女人混在一起啊?更何况人家是有老婆有孩儿需要的人呢。昨儿晚上打电话美女姐姐那里说没问题,按照我们的安排就行,今早她说婵婵也能去的,耗子电话不太好打,终于通了,他好像支支吾吾的样子,嘟囔着怎么选这日子,似乎工地那里今儿最后一天,要收工之类的,够呛能去,就算去了也得晚。当时就想:不管了,我们四个正好呢。

时间地点全部敲定,我也陆续把家里收拾停当准备玩得太晚就可以来我家安营扎寨的,反正帅哥不是不在吗,可以随便折腾。下午两三点钟电话突然响了,是美女姐姐打来的,没说几句就让婵婵跟我讲,意思是她不太舒服,不能玩到很晚,并且希望在青泥洼桥附近,回去坐公交车方便,我很热情地邀请她跟我一起回家,可惜那丫头担心会睡不好更加造成“不良后果”,当时我心里就一沉,妖妹兴致勃勃地说想玩到很晚,多喝几杯呢,没怎么样就三缺一了,她坐的公交车晚上九点多就没了。决定商量一下再说!

后来,婵还是同意在原来的地点,可惜又说单位那边临时开会,而且领导第一句话就是今天的会议内容很多,五点之前都不一定结束,跟妖妖通气之后又发短信跟开会的两个人商量最终决定还是算了吧。诸多不利因素导致酝酿已久的活动以夭折告终,可能真像耗子嘟囔的那样,怎么选今天啊?

活动取消了,一点儿心情都没有了,那时那刻肚子瘪瘪的,身上粘乎乎的,逃命一样奔向洗手间,冲凉以后吃了个鸡蛋外加一根黄瓜,心里才舒服多了。

现在想来可能这次活动本身就是我太一厢情愿了,而且有些自私,因为帅哥不在才霍霍大家跟我一起折腾。别人没我这么闲,第二天还要上班,没准压根就不想参加这种聚会呢,跟一网友叨叨,那老兄说我该主动要求请客的,呵呵,我晕,应该跟钱没什么关系吧,吃顿自助烤肉唱会儿歌,每人百八十的足够了啊,就算像那哥们儿说的,我请客,也不过三头五百的,少买两件衣服就出来了,大家在一起不就是图个高兴吗,如果我真的要请客人家可能会不好意思呢!不过以小人之心想来也真是不好说,谁,会跟钱过不去呢,哈哈。因为扫兴,人的想法也扭曲了,说话也变得刻薄起来,非一般的感觉啊。

总而言之,今天肯定不适合聚会出行活动,之前看看黄历就好了,那么多不巧的事情凑在一起,才成了必然的结果,绝非偶然啊,只能说:怎一个衰字了得?以后再别牵这样的头了,丢不起那个人。

《非一般的感觉——扫兴》有3个想法

  1. 我今天也要和前公司同事聚会,希望别泡汤了。
    你一看就是个热心且爱热闹的人,所以没聚成难免会扫兴。

  2. 哈哈,人多应该不容易泡汤的,就算有一两个没时间也不会轻易黄埔的,想必此刻你们正玩得开心呢。
    我大多是因为帅哥不在才想跟同学朋友聚会的,因为动机不纯,泡汤算是报应吧,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