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收获颇丰

星期一事情就是多,有好几个事发生。

一是去看牙,上午去人太多,下午又去了一次。把钢牙套带上了,下午一直觉得痒,体会到宝宝的难受了。

说到宝宝想起个事,大了以后发现她睡相实在不好,半夜把她放在我俩中间,她就骨碌一下翻身趴在她妈妈身上,没过两分钟,又一个骨碌翻到我身边,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有一两次都翻到我脸上,经常就睡成打横了,头顶着她妈脚踹着我。我起身看她,好像也没有醒。没办法,就尽量给她盖着小毯子,免得肚子着凉。

二是上海艾利和把mp3邮回来了,没有要钱,说是软件重置了,这么简单的问题弄得我两年没有用这个mp3,sign。不过现在我就可以有两个mp3了。

中午还回家吃饭,睡了一小会。领导提到的那本书叫the rules of management已经收到美味书签。

这篇文章是用手机写在路上,虽然有些慢,但是可以想到就写真是感觉不错。越来越觉得这个手机爽。

我的游戏经历(1)

如果从小算起,最初的记得住的游戏是打翻牌。每人手里都有一大批小纸牌,游戏方式就是把牌放在地上,手鼓起来去拍,因为空气压力的缘故,大拇指和食指中间会有风,就用这股风把小纸牌打翻。

另一种很常见的游戏就是打玻璃弹子,打瓶盖也算这游戏的变种,喜欢这个游戏的男生群体十分庞大,几乎每人兜里都是咕咕碌碌一堆玻璃球。

还有一些项目女生也玩,比如“抓大把“,讲究的应该是用羊骨头,但是这东西太难得,所以大家基本上都用小布袋,长方形,两面用不同的颜色标示出来。玩法也很简单,将布毽抛到空中,然后赶紧抓起尽可能多同样颜色的小布袋。好像这是满族人的一种传统游戏。

另外比如“跨大步“,“跳皮筋“,“跳方格“、“丢沙包“,都是小学时候比较喜欢的游戏,最大的特点就是只要有空场就可以,不需要任何额外器材。不知道现在的小孩会不会完这些游戏了。

中学的时候就开始踢球,大连人从小就爱踢球,比如我上的东北路小学,足球水平在全国都有名。什么希望杯贝贝杯经常拿。虽然我的水平臭,可是一起奔跑的感觉还是非常爽的。好像在这个时候,大连兴起了打台球,很多人就在路边摆上台球桌就开打。规则当然不是那种高雅的斯诺克而是九球。我那时候也跟着打。

到了高中,学校在兴工街,对面(也就是现在的天兴罗斯福那一片)就是游戏厅和台球厅,少年人心性还是喜欢玩,不过也对里面一些小流氓感到厌恶。那时候经常玩的就是纵版飞行射击游戏和三国,有时候也玩街霸。等到街霸被改的一下子能出一屏幕波的时候,我考上了大学。

终于又见戚毛弟弟

自从戚毛弟弟去锦州,我们萌萌回姥姥家我们两个小家伙已经有两三个月没见了。好容易都回大连吧,萌萌又开始感冒,还有一次是萌萌睡觉时戚毛过来的,因此又过了近半个月才见。哎!

这不,两个小家伙见面以后都高兴得很,萌萌总是主动跟弟弟打招呼,还亲亲了呢,可是弟弟怎么还装酷啊,爱搭不理的,呵呵。小时候我们萌萌跟人家比起来就像巨无霸,现在基本一样大了呢,照此下去总有一天要被弟弟赶超的呀,看来,我们得加油喽……

IMG_5165.jpgIMG_5166.jpgIMG_5167.jpg

1.萌萌宝贝去摸弟弟帽子,戚毛没什么反应,似乎还在纳闷,姐姐要干什么呢?

2.戚毛自顾自地玩萌萌的铃铛,萌萌也开始纳闷了,弟弟咋还不理人呢?

3.萌萌不死心,再去揪揪弟弟耳朵吧,终于,戚毛抬头看了看镜头,心想:哎,揪什么揪,不就是拿了你的玩具嘛,好久不见了,借我玩一会儿呗!